<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盐酸的标定 > 第三十六章 暗流涌起
《盐酸的标定》    龙战凌厉的眼神收了回来,对于坤哥的威胁,他并不惧怕,生活如果大过于平淡会很没意思的,也许内心深处的灵魂天生就不甘寂寞,这样有挑战的生活才更有意思吧!

    所以龙战觉得,如果面对这样的挑战都不拿出表示的话,都有点对不住坤哥的面子,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野狼被龙战双手给抓住举了起来,脚步一转,让野狼在空中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然后猛地一丢,把野狼像死狗一样往坤哥的方向丢去。

    可怜的野狼此时就像一条残废的流浪狗一样砸在地上,直接摔晕了过去。台下骚动的人群又是一阵躁动,这小青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龙战拍了拍手,像没事一样走下台去,留给坤哥一个潇洒的背影。

    “臭小子,竟然敢在我面前嚣张!麻子,给老子派人去查这小子的底细,给你三天时间,老子要他好看,摸清楚了交给老三去做,你们这群废物全是吃干饭的家伙。”

    坤哥心里不爽的很,本以为今晚来看戏的,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个黄毛小子都敢打自己的脸。这口气如果不出,还怎么在东部市混下去。

    “是,坤哥。”麻子没想到野狼都倒在这龙战的脚下,而且坤哥也被他激怒了,这是麻子非常愿意看到的,不然自己心里这口恶气都出不来。

    龙战走进华叔所在的贵宾室,周浪立马就围了过来,“老大,大牛逼啦!太帅啦!你就是我的偶像。”

    “龙少,不简单啊,真是深藏不露啊!收小弟吗?我跟你去混。”欧阳围过来笑脸嘻嘻地说道。

    “滚!你们两个家伙都是找抽的料,明明都是金主,便要在我这个山里穷小子装。”

    “小龙啊!呵呵!今晚帮了华叔一个大忙啊!那帮老家伙现在应该哭笑不得吧!以后有时间就来帮华叔我撑撑场面,酬劳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等下我的人会送过来,你们聊,我去看看那些老家伙们,机会难得啊。欧阳你帮我好好招待他们啊!”华叔起身过来拍了拍龙战的肩膀,笑了一下,带着阿福出了贵宾室。

    ······

    深夜的东都市慢慢沉寂下来,大街上除了稀稀拉拉的几个路人和几个穿梭于各个垃圾箱翻箱倒柜寻找食物的流浪汉外,留恋于灯红酒绿人群都已消散。

    路灯下,龙战三人的身影被路灯拉的老长老长,出了地下室,三人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街道之上。

    “老大,吃饭的问题终于解决啦!你真是我的福星啊,一下子搞了一百多万,够我们花啦!”周浪拍了拍手里的卡,一脸的满足,这老大真是没白叫啊!进了黑窝把自己带出来,没钱花了立马就搞了一百多万。

    “龙少,要不咱哥三去喝一顿,我请客。”欧阳抬脚踢飞脚下的一个易拉罐,转头对龙战说了句。

    “好!出来这么久还没有好好喝顿酒,走,喝个痛快去。”

    “对头!去搞一下,欧阳你小子请我老大喝酒,捡贵的挑,反正你不缺钱。”

    “我靠!周少,你不打击人会死啊!就我家这点小买卖,比不了你周氏集团的脚趾头,少寒酸我啊!不然这哥们没的做啦!”

    “好,喝酒去,不醉不归。”

    欧阳带着龙战和周浪来到一家不打烊的老店,显然和这家老板混的很熟,一进来,一个中年人就笑眯眯地迎了上来,“欧阳,今晚好兴致啊!这个时刻来喝酒。”

    “马哥,给我准备个好包间,这两位是我兄弟,你们这里的拿手下酒菜都给我端上来,好酒拿上来。”

    “好咧!你放心,老地方给你留着呢!小芳,快带客人去包厢,我亲自给你下厨,下酒菜包你满意。”

    中年老板对着欧阳笑着说道,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一身短裙工作装,高挑的个头,标致的脸部很是耐看,微涂红唇,右手一伸,“几位随我来。”

    龙战三人跟着小芳来到一间包厢,门上写着三个金色字体“仙来醉”。

    “欧阳,你小子可以啊,这地方不错啊,名字那么牛,‘仙来醉’,神仙来了都会醉,我们几个凡人受得了?”周浪打趣地说了一句。

    “周少,这地方虽然小,但是东部市好酒的人都知道这小店,这老板搞的一手拿手下酒菜,那味道绝对够劲够爽,不是非常熟的人他还不会亲自下厨呢,试试就知道啦!”

    不多久,中年老板就领着两个服务员端着几个盘子进来了,一盘牛筋,一盘猪手,一盘猪尾巴,一盘羊腿和一盘花生米,色香味俱全。

    “欧阳,这些都是马哥我的拿手下酒菜,你们好吃好喝,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小芳,尽兴啊!”中年老板对着小芳使了眼色,好好招待。

    “马哥,你的手艺没二话说,不需要麻烦,反正你这包厢里这么多酒,够我们喝的啦!你们都去忙吧!”欧阳这么一说,中年老板怎么不明白,笑了一下领着小芳出了包厢。

    周浪和龙战看着眼前下酒菜,食欲大开,周浪麻溜地跑到包厢的酒架上毫不客气地拿下一瓶五粮液对着龙战丢了过来,“老大,今晚打土豪,别客气啊!这酒绝对够劲,一瓶才五千多,我想欧阳也不会心疼的,尽管喝。”周浪丢给龙战一瓶五粮液,顺手有拿下一瓶茅台和一瓶二锅头回到桌子上。

    “装逼挨雷劈,周少你总是在我面前装,你就使劲装吧!迟早要被雷劈的,龙少你不要客气,放开的喝,请个酒还是请的起的,不像某些人怀里揣着个金碗偏要装作个讨饭的。”欧阳白了一眼周浪,顺手把周浪放在桌子上的茅台给拧开。

    三个人倒满酒杯碰了一下就喝开了,龙战的酒量可不是盖的,自小在父亲龙野的熏陶下喝了十多年的烈酒,这五十几度的白酒和自家酿的高粱酒劲道差别很大,开始也学着欧阳他们拿酒杯倒,喝了几杯,直接拿起酒瓶就往嘴里倒,看的周浪和欧阳直翻白眼,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不说话了,使劲地低着头吃菜去了,碰到酒霸了,和这种人喝酒纯粹是找虐嘛!

    但是最后还是逃脱不了,两个人轻松被龙战干倒,反正两个后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好像被人扛回来的,龙战喝饱吃足了,一个肩膀扛着一个,在中年老板马哥和其他服务员诧异惊恐的眼神里,像扛麻袋一样把周浪和欧阳扛走了。

    这次以后,周浪和欧阳只要听到龙战说去喝酒,两个人逃跑的速度绝对可以去参加奥运会百米比赛了。

    和这种酒霸喝酒不是找虐就是找刺激。

    解决了温饱和住的问题,龙战在周浪的陪同下转了很多地方,同时,一张网也在向龙战无形地张开,坤哥这回事动了真怒了。

    远在边疆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一号的桌子上摆了一个黑色的文件夹,上面写着两个字“绝密”。里面正是关于龙战的一切资料,这支神秘部队的情报部门可不是吃白饭的,龙战的祖辈几代都被查的一清二楚,估计就是龙战本人都不知道的事,这个秘密文件夹都写的一清二楚。

    一号习惯性地敲着桌子,浓眉皱了皱,对着身边的“军师”夏臣说道:“龙战的师父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你们的情报网都无从查起。”

    “这个也正是我最纳闷的地方,他的师父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从哪里来?但是这个老者绝对不是一般寻常人,其他我们就不得而知了,除非亲自跑过去问他,可是他会说吗?有这个必要吗?这小子人品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他的师父,通过我们的具体了解,虽然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但是通过他对龙战的教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夏臣不急不慢地回答一号心中的疑问。

    “哦!那这小子现在在那里?在做什么?”一号顿时来了兴趣。

    “呵呵,老伙计啊!这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刚出来就跑到东部市地下黑拳搞“生活费”去了,现在估计正在悠哉游哉到处逛吧!不过根据我们最新的情报显示,估计我们的人可能会和这小子碰上也说不定。”

    “哦!如果真是个老实人我还不喜欢呢!我最喜欢的就是刺头,越刺才越有意思嘛!我们这支部队就是需要不按常理出牌的刺头,好铁再怎么打磨也是块铁,好钢虽然坚硬不好打磨,但是只要打磨好了就是把好刀,你说是吗?”一号回了夏臣一句。

    “这小子出来就和东部市的地下势力坤哥有了矛盾,现在这个所谓的坤哥正在打算搞这小子,而我们的情报部门得到了具体情报,这个坤哥和境外的毒贩一直都有往来,最近会有很大的动作,我们的人准备拔掉这颗毒瘤。”

    “呵呵!这小子可以啊!看来天生就是根搅屎棍,这回你亲自去一趟,这个坤哥的搞他时,你们不要出动,暗地里观察下,好好打磨打磨,顺便给我带回来,打磨好了放到非洲和中东去,让这根搅屎棍搅他个天翻地覆,那里有些人现在很活跃啊。”

    一号难得一见的笑了笑,但是笑的有点“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