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wherehaveyoubeen > 009四大长老
《wherehaveyoubeen》    云宗稳居沧浪之首,不是没有道理。光十年一招的声势,哪门哪派能做到如此令全沧浪瞩目。但看沧浪的天之骄子,大多进了云宗的门,剩下的九年间出的才俊,才被天下门派瓜分,云宗十年中独占一年,天下平衡。有云宗祖宗曾问过那时候的云宗宗主,为何十成中只取一成,那时的宗主是这样回答的:沧浪不是云宗的沧浪,沧浪是天下人的沧浪。仅这一句,便令天下门派由衷拜服,须知生源是宗门屹立的根本,有哪个门派会嫌弃门中多几个天才弟子呢?

    过了第二关的少年才俊们,在云宗弟子的引导下,赶去第三关考核处。

    人群中,徐盛看到王锦州,他倒是一点也不怕生不记仇,几步赶到王锦州的身畔,伸出他的狗爪拍了拍王锦州的肩头。

    “爱哭猫,你竟然也过了正气关?”徐盛上下打量,把王锦州前前后后看了个遍,愣是没看出那一身正气藏在了何处。

    王锦州一脸厌恶地拿出一块锦帕来使劲地擦着被徐盛拍过的肩膀,理也不理他,加快了脚步,就想离开这个让他丢脸无比的人,越远越好。

    徐盛无趣地道:“切,小气鬼,不就是被打哭了一次嘛,小爷当年哭过不知道多少次。”他哪里知道以王锦州的出身,除了还是吃奶的时候哭过,长大以后何曾流过半滴眼泪?但是,越是没有哭过,越是没有受过委屈之人,也越受不得委屈,越容易哭。王锦州被打哭这件事,换成另外一个少年,不一定便哭了。但,这是他记事以来遭受的第一次委屈,所以他是真哭了,无人知晓他倔强地跑到无人处着实大大哭了一场。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对于还是少年的王锦州而言,这未必就不是好事,想来会让他记忆深刻。

    许晨自幻境出来后,没有说过一句话,任徐盛怎么问怎么催,他就是沉默以对。徐盛颇为无趣,由着许晨了,他想总会好的。他天性乐观,一切都看的美好,这也是养成他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主要原因。

    独孤钟早就找到了徐盛,勾搭着徐盛的肩膀,拼命讲着他在幻境中如何以一敌百,杀退了倾巢来犯的一百只大海龟,保住了他老爹辛苦织成的渔网,他说海龟每一只都有小山那么大,跺一跺脚,断魂崖就要抖一抖,一百只海龟一起跺脚,把断魂崖都震塌了半边。他说的津津有味,徐盛听着哈哈大笑,不时还插问一句“那海龟的肉可好吃么”之类胡话,听独孤钟回答没有吃过,大叹可惜可惜,应该剁下来尝一尝的,他还特别嘱咐下次遇到,一定不要忘了留条腿给自己。

    薛小小也过了正气关,徐盛觉得小神棍能过关,一定是在幻境里忽悠了不少人。他见到薛小小的时候,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薛小小的小脑袋上,道:“小神棍以后少忽悠,小爷最痛恨忽悠人的。”把薛小小拍的一愣一愣的。

    好在一直缠着他的莫邪家的明珠莫言这回没有来缠着她,她此刻拉着一群姐妹,缠在了冰冷少女身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到底都是些小孩子,见到万中无一的冰冷少女,由不得不去崇拜,不过冰冷少女可没她这般熟门熟路,莫言叽喳个不停,少女却是冷着脸一句话也不曾开口,不少女孩子见她如此冷漠便要拉着莫言走开了,莫言却丝毫不在乎对方开口不开口,反正她本来就只要自己开口就是了,所以到后来,冰冷少女边上就剩下一个莫言还在说个没完没了。

    近百少年三三两两来到了一处大殿,这是云宗议事殿,两旁各摆了十张红楠木制成的椅子,上头是一主二辅三把正椅,议事殿端庄无比,再不复外面的风淡云轻模样。少年们自踏进殿门,都不由自主地摒弃抿息,大气不敢出一下。这是最后一关,过了这一关,便能正是拜入云宗,这是天下人的骄傲,少年们如临大敌,多多少少心中有了几分沉重。

    唯独徐盛还是那副吊儿郎当样,他心中想的可不是猜测第三关考核内容,而是什么时候可以吃饭,要是来只刚出炉的山鸡野味,那便是大大快哉。

    殿外,一声低沉的钟声响起,声音如波浪一样由远及近,殿内殿外肃静一片,一排云宗弟子布衣布鞋鱼贯而入,每个人手上捧着一叠纸张,也不知作何用处。

    紫光老道,咬着一条鸡腿,姗姗从殿门外走来,一步跨越,从众人头完拔出剑就要冲上去和紫光老道拼命。

    一众少年目瞪口呆地看着徐盛,心中无不想着:莫非这小子是个傻子么?能坐在上首辅座的,会是云宗寻常人么?!

    两旁的云宗弟子则是拼命忍着笑,憋得浑身颤抖不已,实在是觉得出人意料好笑至极。他们素来知道紫光的个性,想到徐盛口中说的要紫光还肉,十有八九是真的。紫光在云宗干的一些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事,云宗上下哪个不知谁人不晓,十个弟子中少说也有五个被紫光坑过,但是因紫光身份,弟子中又有哪个敢对他大不敬,就算被坑了,也莫不是笑笑就忘。紫光虽然行事不拘一格,但为人没有架子,与师兄弟称兄道弟,与徒子徒孙一样称兄道弟,云宗上下弟子真没有几个对他有成见的。

    但这样被人当众索肉,紫光也是千百年来第一遭,这下脸皮再厚,也觉得略有尴尬,他也大怒道:“臭小子,给我闭嘴。”

    他手上一道紫光射在冲上来的徐盛身上,把他定在剑舞足蹈的姿势上,不再理他。徐盛刚要开口骂,紫光却没有忘记又是一道术法丢在他身上,将他囚在了一个空间内,隔绝了他的声音。众人只见徐盛嘴巴张开闭合张开闭合,唾沫横飞,却听不到半点声音,想想都知道徐盛骂得有多激动难听。

    那女道士却认出了徐盛正是那个说要偷她云丹的小子,不由怒目看他,连带着狠狠瞪了紫光一眼。

    紫光心中知晓原因,嘿嘿笑了一声只当没看见。

    脸上带笑的男子则是笑得一脸讳莫如深,但笑里多的是冷意。

    方脸男子只是看了眼徐盛,知晓了是谁,便重新抬头看着殿顶,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

    紫光老道正了正衣衫,其实再整也是那般邋遢,但他非要整一整再开口,显得滑稽无比,女道士一脸鄙视。

    “老道紫光。”他一个个指过来,“这是秋叶红长老,这是清风长老,那个眼睛长在额头上的那个,是石长老。”

    “这最后一关的考验,就由我们四位长老主持。”

    台下寂静无声。

    “第三关的考核,考的是你的灵性也是与我们众长老的缘。每人一张纸,里面写着一个问题,大家不用互相去看,每个人的问题都不一样,你们只需看到问题后,想着答案,纸片便会自行记录。”

    紫光说完,示意一众云宗弟子去分发纸片。

    他笑嘻嘻地走到还在怒骂不已的徐盛面前,侧着头听了一会,也不恼他,只轻轻说了一句,“臭小子,你要再敢开口,我一指把你戳到这辈子都不能吃肉。”

    不是爷孙胜过爷孙,一句话就把徐盛的嘴巴给堵上了。

    紫光笑着点了点头,抬手解了徐盛身上的禁制。

    徐盛心有不甘愤愤收起了剑,紧闭着嘴巴,真的一声不吭了。

    紫光以为他的话收到奇效,非常满意,不过这番他是得意错了。

    徐盛不说话,虽说也有部分是被紫光唬的,但更多的是因为一直沉默的许晨忽然开口了。

    许晨道:“你忘了我们来这的目的了?”于是徐盛忍下了一肚子的火。

    一位云宗弟子刚好轮到给他发纸片。

    那弟子背对着紫光,朝徐盛眨了眨左眼,偷偷朝他竖了竖大拇指,笑嘻嘻地把考核的纸片递到他手中。

    纸片上,什么都没有,雪白雪白,白的就像一片纯净的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