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骏马能历险 > 第十三章 洞内双修
《骏马能历险》    花阡陌与绝忧被血池吸了进去,掉落到了乾坤洞,洞内四处布满结界,凭借着花阡陌和绝忧的力量根本冲破不得。

    绝忧捡起地上的佩剑疯狂的刺向结界,被无数次反弹回来,而此时花阡陌体内那股强大的剑气也消失了影踪,花阡陌徒手拼命的捶打着结界,小手已经通红,最后两人精疲力尽的躺着地上。

    那个小东西又跑到花阡陌的身上,用两只长长的尾巴在花阡陌的脸上扫来扫去,好像在安抚着疲劳的花阡陌。

    不知过了多久,慢慢的恢复了些体力。“咕咕咕......”,两人的肚子都发出了嚎叫,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绝忧环顾四周,除了有一条暗河,其他地方都被结界封印着,而此时那个小东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突然绝忧注意到暗河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难道是有什么大的水怪出没。

    绝忧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将花阡陌往身后藏,双手握剑,准备着与那怪物展开厮杀。只见两条大尾巴赫然露出水面,这不是那个小东西。紧接着那个小东西从水里拖出了一条雪白的大尾巴鱼,很是吃力的拖拉到花阡陌的面前。对着花阡陌发出“啾啾”的声音。

    突然那小东西转过身,面对着那条大白鱼,瞬间一阵强大的剑气布满了那小东西的全身,空中闪现几道白光,刹那间那条大白鱼已经被切成了一片一片的。

    绝忧和花阡陌瞪大眼睛看着那只小东西,只见刚还剑气纵横的小东西,马上又十分温顺的跳到了花阡陌的身上,用头蹭来蹭去,紧接着那小东西尾巴一抖,直接穿起一块鱼肉送到花阡陌的嘴边,这小东西倒是对花阡陌照顾得挺无微不至的。

    然而花阡陌却有些畏惧的将这小东西从身上赶了下去,躲到绝忧身后指着小东西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接近我们”。

    那小东西看见花阡陌指着它,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花阡陌。绝忧也有些警惕的往后退了退,生怕这只小东西伤害到他们。

    那小家伙看出了他们的疑惑,突然身体快速旋转,幻化成一把黑色的魔剑。只见魔剑不断挥舞着。

    一道道剑气在地上形成了一串文字:“我乃魔剑格拉姆,上古妖皇之剑,一直守护着魔血紫晶,如今你们夺走了魔血紫晶,你们就是我的新主人”。

    突然魔剑又幻化成了那可爱的小东西,一蹦一跳来到花阡陌的身边,很温顺的样子,花阡陌渐渐的接受了这个小东西,才从绝忧背后走了出来。

    “绝忧哥哥,这个小东西这么可爱,我们重新给他取个可爱的名字吧”,说着花阡陌一把抱起了那小东西。

    绝忧沉默不语,若有所思的样子,一会儿紧皱的眉头一下炸开了,对着花阡陌说道:“她老啾,我们就叫它阿啾吧!”。

    “阿啾,阿啾......”,花阡陌嘴里不停唠叨着这个名字。

    听见这个名字,那小东西也跟着嘴里念叨着,突然从花阡陌身上蹦了下来,欢快的四处乱窜,显然对这个名字很是喜欢。

    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欢快中,却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境。

    “糟了,我们掉进这里昏睡多久了,师傅还等着魔血紫晶救命,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怎么办?”,花阡陌突然惊叫道。此时花阡陌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焦急的泪水。

    绝忧一边安慰花阡陌一边想着怎么冲出这个布满结界的洞窟的办法。转念之间,绝忧将目光放在了阿啾身上,对着那小东西道:“你这么厉害能冲破这里的结界吗?”。

    那小东西好像听懂了绝忧的话,只见他的爪子在地上抓了抓,瞬间消失,结界四周冒出了星星斑点的火花,不一会只见阿啾被结界反弹回来,掉在了地上,身子还一弹一弹的。

    看那小东西也没能打破结界,花阡陌一下瘫坐到地上大哭起来,边哭嘴里边念叨着:“师傅,师傅.......”。阿啾看见花阡陌大哭,很是贴心的用两条大尾巴轻拍着花阡陌的头,安慰着她。

    绝忧蹲在花阡陌身旁,也用手抚摸着花阡陌的小脑袋安慰道:“阡陌妹妹别哭了,道灵上仙法力高深肯定能度过此劫的,我曾经在蜀山终日抄写蜀山心法,现在我们被困在此地,我们可以加以修炼,说不定就能打破结界,逃出升天。”

    “真的?”花阡陌止住了眼泪,满怀希望的望着绝忧问道。

    “嗯,蜀山剑术威力巨大,加上魔剑阿啾,肯定能冲破结界的”绝忧也不知道这是在安慰花阡陌,还是在安慰自己。

    就这样,花阡陌手持魔剑阿啾在乾坤洞中与绝忧双修蜀山御剑之术,他们坚信,终有一天能打破结界,逃出这个鬼地方。在这四面结界的乾坤洞内,终日以阿啾狩猎的白鱼为食,以鱼皮为衣,苦修御剑奥术。

    乾坤洞内过了十余载,花阡陌和绝忧终于将蜀山所有的御剑之术融会贯通,创出了威力惊骇的无双剑气。两人双剑合璧,在一阵强攻之下,果然在结界上打开了一道缺口。虽然打开了缺口,可两人已是精疲力竭,肚子“咕噜,咕噜....”,已经吵个不停。

    魔剑阿啾一下跃进暗河里,狩猎了一条从来没见过的大白鱼,仿佛在庆祝将要逃脱这个鬼地方一样。

    绝忧疯狂的吃起来,不知是肚子饿了的缘故,还是即将离开这个鬼地方,内心按捺不住喜悦。

    突然,绝忧躺倒在地,满脸发红,全身发烫,嘴里嘶吼着“啊.....”。

    “绝忧哥哥,怎么了,难道这鱼有毒”花阡陌连忙丢掉手上的鱼肉,跑过去抱起了绝忧。

    绝忧突然像发狂一样,转身将花阡陌的衣服扯开,这十年来,花阡陌已经从一个小女孩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看着花阡陌这美妙的身体,绝忧更是失去了理智,一下将花阡陌推到在地,花阡陌无助的推挡着发狂的绝忧,嘴里还不停的喊问着:“绝忧哥哥,绝忧哥哥,你怎么了?”。

    “啊”,突然花阡陌一声痛苦的呻吟在洞里久久的回荡着。一番云雨过后绝忧便睡了过去,只留下浑身凌乱的花阡陌躺在地上抽泣。

    不知过了多久,绝忧从昏睡中恢复了神智,看见旁边躺着满身凌乱,衣衫不整的花阡陌,脑海中回荡起了自己伤害花阡陌的片段,痛苦的抱着花阡陌,忏悔着。而那小东西此时又从暗河里捕来一条大白鱼,看见绝忧正抱着满脸泪痕的花阡陌,也凑上去用两只尾巴抚慰着花阡陌。

    现今乃白鱼发情的时期,而绝忧却误食了发情的雄性白鱼。

    花阡陌慢慢的从刚才的噩梦中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紧抱着她的绝忧,整理整理衣服,面无表情的带着阿啾从结界的裂缝走了出去,绝忧急忙捡起地上的佩剑紧紧跟着花阡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