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智者千虑终有一失 > 第四十五章 费解的条件
《智者千虑终有一失》    喊上王坤土后,两个人急三火四去了老族长家。

    老奶呆坐在大门口,见到他们就招招手,直接让进了屋。

    一进门,就见龙魁一已经躺倒在了炕上,半眯着眼睛,眼角噙满了汪汪的泪水。

    “爷,你咋了这是?”

    龙魁一睁开眼,吃力地爬起来,斜倚在土墙上,痛心疾首地说:“爷今天做了一件愧对良心的事啊。”

    王坤土坐到了炕沿上,紧攥着老人瘦骨嶙峋的手,问:“老人家,是我教子无方啊,让您也跟着受煎熬。”

    老族长摇了摇头,说:“那孩子有种,是棵好苗子,只要是……只要是别走歪了就好。”

    “不是已经走歪了嘛,搞得一个村子都鸡犬不宁。”王坤土满脸愧疚。

    “话可万万不能这么讲呀!”老族长坐直了身子,说,“事实本来就没弄清楚,你们自己倒是先承认了,这样不是引火烧身吗?再说了,鸡犬不宁那是迟早的事情,要是没人跳出来给他们点颜色看,怕是我们死得更惨。”

    “爷,没那么严重吧?”龙五常问。

    老族长说:“看他们的架势,是想先占了咱们的地,再把村里的人变成他们的奴隶,当成他们的牛马,这还不是要毁了我们吗?”

    “那我们眼下该咋办?”

    龙魁一摇了摇头,说:“他们手中有权,有枪,你说我们咋办?真要是跟他们闹起来,吃亏的还不是我们?”

    “那就这样认了?”

    王坤土插话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会有人收拾他们的,只是时机不到罢了。”

    龙五常听不懂这么高深的话,大瞪着双眼,傻呼呼看着王坤土。

    龙魁一长吁了一口气,说:“先莫论国事,说说眼前吧。”

    “老祖上,你有话就直说吧。”王坤土往前挪了挪身子,示意龙五常也坐下来。

    老族长清了清嗓子,说:“你们想都想不到,他们今天把我抬去干嘛了。”

    “干嘛了?”龙五常问道。

    “其实吧,直到这时候,我还是没搞明白姓袁的他要干什么,看上去很和善,很亲热,可他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他是笑里藏刀,再加上他要我干的那些事,明摆着是没安好心肠。”

    “爷,你就直说吧,别啰啰嗦嗦说那么多废话了。”龙五常耐不住了。

    龙魁一看看王坤土,问:“你真的不知道儿子去哪儿了?”

    王坤土摇摇头。

    龙魁一说:“你记好了,如果能找得他,就让他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千万别回来。”

    “您老的意思是?”

    “他们把罪过都堆在他身上了,一旦抓到了,估摸着回下狠手。”

    王坤土皱起眉头,默默点着头。

    “不过吧,他也提出了交换条件。”

    “爷……爷……啥条件?”龙五常问。

    龙魁一说:“条件嘛,听上去很简单,但很难让人接受。”

    “他们是不是要拿我示问,子债父还?”王坤土问。

    龙魁一摇摇头,说:“这倒不是,事情还没坏到那个分数,但我总觉得他有阴谋。”

    “阴谋?啥阴谋?”龙五常问。

    龙魁一说:“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是要我们解除小龙女跟王龙飞的娃亲。”

    “什么……什么?”龙五常直了眼。

    “啥,他竟然拿这事做条件?”王坤土急切地问。

    “是啊,这不就叫人猜不透嘛,袁庆达说一旦解除了婚约,就把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日个姥姥,这他妈是啥意思啊?”龙五常骂了起来。

    王坤土沉着脸想了想,自言自语地说:“姓袁的岁数也不小了,看上去该是爷爷辈的了,难道……”

    龙魁一摆摆手,说:“不是那个意思,肯定不是,他如果有那层意思,肯定会直言相告的,像他那种人,会顾忌那么多吗?”

    龙五常问:“爷,那就是说,只要两个孩子解了婚约,小龙飞就可以回村里了?不再追究了?”

    龙魁一颔首道:“是啊,回来可以,但要写个保证,保证以后不再惹是生非,如果再犯,那就坚决不客气了。”

    “那你答应他就是了,就说婚约随时可以解除,等过一阵子他们滚蛋了,再让孩子们完婚就是了。”龙五常倒是痛快。

    “五常兄,这事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里面一定深藏着文章。”王坤土提出了异议。

    “哄哄他们就是了,还有啥吊毛文章?”龙五常粗声大气地说。

    龙魁一咳了几声,说:“五常,你也有了几岁年纪了,以后想事情要用脑,不能只看表面。”

    “爷,这事是他们提出来的,照办就是了,不就是个说法嘛,反正孩子们还小。”

    “可你想想,他们为啥要拿孩子的婚姻做交易呢?”龙魁一盯着他问。

    “这倒也是,我们两家的孩子与他们有毛关系?”

    龙魁一接着说:“我思量着,他的确是在打小龙女的主意,你们想一想,姓袁的自打见到小龙女后,立马就改变了态度,变得亲和起来,还乖乖把你们俩给放了,这又是为什么?”

    “操他妈的,鳖熊玩意儿,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真不要脸。”龙五常又骂了起来。

    “事情还没弄清楚呢,你骂有屁用?”龙魁一瞪了龙五常一眼,说,“问题是他还提出来,解除婚约要正儿八经的办,要邀请家族里有威望的人来证明,还要立下书面的契约。”

    “我操,还那么复杂呀?”

    “可不是,他都要亲自到场呢,契约一式三份,他要保留一份。”

    这下连王坤土都想不通了,叽咕道:“狗日的,他这是唱的哪一曲呢?”

    “爷,你答应了?”龙五常问。

    龙魁一朝窗口上望一眼,说:“我没答应,也没拒绝,我告诉姓袁的,我虽然是长辈,是两个孩子的证婚人,但我没那个权力。可他说,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么把人交出来,要么解除婚约。再说了,我身后就站着个兵,手里的枪都快戳到我后脑穴上了。”

    见两个人都没了话说,龙魁一咬了咬干瘪的嘴唇,说:“这还不算,他紧接着又提了一个条件,听上去吧,就更叫人捉摸不透了。”

    “他……他又提啥条件了?”龙五常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