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1亿有多大 > 第二十六章 泰山帮臧霸
《1亿有多大》    天有些阴沉沉的,俘虏了于禁后,主将虽被抓了,但是曹操兵马却并未因此乱了阵脚。徐盛领兵出城,士气大振的徐州兵带着陶应神鬼莫测的传奇一路朝城外的曹军扑去,四百骑兵刚到,城外曹操两侧大军便开始崩溃起来。

    因为军中人心惶惶,人皆道曹军屠杀了数十万的徐州军民,他们死后不肯入地狱,用怨气凝聚成陶二公子真身,他们现在是向曹军索命来了!

    随着两侧军马的溃乱,很快曹军中军也开始变了阵型,那个曹操的亲信副先锋官想撤,但是又怕曹操怪罪,想继续攻城,却又止不住乱局。副先锋抽出腰刀连砍了几个奔逃的士兵,旁边十几个相随的将领也想奔命,于是当副先锋让他们冲锋时,一个将领纵马奔来手起刀落一下就将副先锋杀死了,三军正副主将皆死,这下曹兵更是溃乱无比。

    陶应知道在人心上已经击败他们了,于是便下令徐盛全军出击!于是徐盛领着四百骑兵开始长驱直入的屠杀起来,积压在徐州士兵心中的怒气终于被释放出来,一时间徐州士兵军心大振,很多将领也纷纷请命出击!

    陶应望着远处越来越近的兵马制止了他们,当徐盛领着骑兵一路追杀而去时,陶应一直望着徐盛,当徐盛渐渐要消失在视野时,陶应慌忙令人鸣金收兵。

    徐盛正在兴头上哪里肯回兵?好在徐盛旁边数个同乡赶忙骑马过来截住了四处杀敌的徐盛,抗令不尊是死罪,徐盛只好闷闷不乐的撤马回军。

    这一场战争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远处的溃兵逃的四处都是,但是在傍晚黄昏的夕阳下,陶应极目远望,那些散去的逃兵似乎又跟别的军马打了起来,很多又开始往彭城聚集而来。

    陶应心中有些焦虑,他知道在不远的小沛,那里是有一支精兵的。难道是他们来支援彭城战场的?他们聚集起溃兵来夺取彭城吗?只是也不知道是曹操手下谁领兵的,这让陶应有些担心。

    夜幕一点点的降临,视线也渐渐模糊起来,城上士兵们燃起了火把,秋风一吹,北方的彭城有些凄冷,冷的就连天上闪烁的星星也躲进了云端。

    自己毕竟不是神,于是为了以防万一,陶应便下令让士兵收拾彭城的财物随时准备撤出。徐盛又问堆积在城中的粮草该如何处置?毕竟这城中堆积了曹军不少粮草,陶应想了想,反正也运不走,不如干脆直接烧了!

    于是徐盛又开始准备去烧粮草,一直忙活到天黑,这一夜陶应守在城墙之上一宿未眠。城外火光四起,但是却没有人进城,陶应也不敢妄自烧了粮草,因为万一是自己的援军到了呢?

    于是就这样一直挣扎到天亮,早晨的露水有点凉,黎明前的黑暗,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借着夜色,有些疲倦的陶应忍不住的依靠在城墙之上睡着了。

    徐盛走上城墙指挥大军守城,士兵们拿兽皮给陶应披在身上,陶应依然冻得翼翼发抖。他虽然年轻而且前世又总活跃在漫无人烟的荒漠草原,但是那时候天没这么冷。

    天渐渐亮了,随着黎明的到来,东方云层里红彤彤的太阳也慢慢跳了上来。大战后的战场一片凄凉,被烧焦的尸体依旧冒着烟,折断的兵器插在地上,几匹无主的战马也四处走着想寻些草吃,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随着早晨的到来,徐盛突然发现晨雾尽头突然多出了许多大营,那一夜之间搭建起来的大营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大营中间树立着高大的旗杆,黑色的大旗飘在高高的旗杆上,上面写着一个大硕大的“臧”字!

    三处都是臧家军马的大营,在远处比较远的山脚下也有一个很小的营寨,营寨似乎有些简陋,只是用树木圈了一个圆圈,四处都是帐篷,巡逻的士兵在清晨里打着哈欠,在帐篷后面还有一大片地方,那里黑压压的都是人。

    徐盛慌忙唤醒还在沉睡中的陶应,陶应脸上抹的都是泥,灰色儒袍也被弓箭射穿了一个洞,幸好没射中自己。

    “主公,主公,快看,城外是咱们的援军来啦!”

    一听到援军来了,陶应一个激灵醒来,站起来就往城外看,城外大营里也走出来一队人马往彭城而来,看到那面“臧”字大旗,陶应止不住内心的喜悦,难道真的是臧霸将军来了吗?

    下邳那群老家伙真的让臧霸将军来援自己了吗?

    简直难以相信,同时在山脚也出现了几匹快马,那远远的飘在风中的旗帜上写着一个“陈”字,难道是陈登的军马?

    陶应不停的猜测着,但是他知道曹军中还没有能够统帅这么多军马的臧姓将军,肯定是臧霸无疑,于是陶应慌忙下令大开城门,自己亲自去迎接!

    会见跟陶谦一起平定徐州黄巾之乱的泰山派军阀的头子臧霸,这在陶应心中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陶应整理了一下着装便慌忙出城了,等陶应出城后,陈登也骑着马跟臧霸在城外会合了,两个人远远的就下马让随从牵着马走了过来。

    为了表示尊敬,陶应也慌忙下马领着诸将迎了过去。

    清晨的风有些微凉,秋风凉凉地吹打在陶应脸上,不知为何,陶应竟然忍不住这激动的眼泪,两行泪在萧瑟的秋晨恣意流下。

    远远的陈登便站住朝陶应施礼,随着陈登的跪下,臧霸也欲缓缓而跪,但是陶应赶忙跑过去将二人扶了起来。

    扶起臧霸,就见臧霸长的异常魁梧,比自己竟然还要高一头,他脸上长满胡须,一脸的肃杀之气。

    陶应忍住心中的惊喜慌忙稽首道:“想必这位就是宣高将军了吧,久仰大名,今日一见,实乃吾三生有幸!”

    臧霸也一稽首道:“骑都尉臧霸拜见公子!”

    一听骑都尉,陶应脸色皱了一下,骑都尉不是个大官,显然在徐州自己老爹根本没重视他。但是他的兵马还是很多,因为这个时候的臧霸因为不受徐州刺史的重用,已经开始有些拥兵自重搞自己的小山头了。

    更何况他在征缴黄巾军时又收编了众多的黄巾军,所以势力还是有些大的。陶应与臧霸相互寒暄一阵,城外有些冷,陶应忙请二人及众将去城内说话。

    十几人一路说说笑笑便进了彭城,彭城经过两次战役,城墙都损坏了,到了城内,城内更是破旧不堪,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还有被烧成灰的街道,甚至连一间完整的房子都找不到。

    不过好在陶应在彭城找到了一处宽阔的府宅,那里是一处大姓人家的宅子,那户人家跟曹操有亲戚才得意将府宅保存下来。

    终于见到了自己尤为敬仰的臧霸,陶应岂能放过这个将他招揽在麾下的机会?于是臧霸刚进城,陶应便令人杀猪宰羊招待远道而来的臧霸,甚至就连他带来的士兵也有重赏,这一招很快就拉拢了臧霸手下的低级官吏和士兵们!

    富商府上客厅大厅内,陶应顺便招待数十位在彭城一战中立功的将领,不怎么宽阔的大厅内,屋内柱子两侧坐满了将领,陶应坐在最上座,下面左右各坐了陈登与臧霸。

    陶应也想学着古代文人雅士找些歌姬来助兴,可惜的是彭城内已经没有了一个女子,即使有,陶应也觉得别扭,这样做,简直就是有辱广大女同胞们的尊严。

    在这个有些类似于大殿的屋内,陶应先是敬了诸将一杯,陈登起而进言道:“太守大人,今日大胜曹贼,真是我徐州几十年未有之大喜事啊!”众将也跟着阿谀奉承,只有臧霸脸上有些闷闷不乐。

    臧霸突然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屋内很快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忍不住的望向了臧霸,臧霸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只可惜走了那贼人于禁,不然我定然拔了他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