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衣加衣温暖行动 > 第五章 同门之请
《衣加衣温暖行动》    “美女,物理作业借来参考一下!!”

    一屁股坐上桌子,云耀阳厚着脸皮把手伸向前排的女生,那女生头也不回,把一本作业扔给了他,那只手依然朝后摊着:“拿来!”

    云耀阳从口袋里翻出一本像册来,递了过去,那女生接过像册,仔细地翻看起来,还不时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叹。

    “我说李美女,没想到你这样知性的三好学生,居然也会喜欢nba,你不会是投胎投错了吧?”云耀阳一面低着头抄作业,一面说着,前排的女生回过头来,无边框的眼镜里闪过一道寒芒:“那么,云大才子,能不能告诉我女生为什么不能喜欢nba?”说着就欲抽回作业本。

    “我错了,我错了大姐,放过我吧!!”

    云耀阳一面和她争夺作业本,一面盯着窗外,生怕有值勤的学生干部发现他在抄作业。待到平息这阵骚乱时,他已经来不及细看,匆忙抄完就交了上去。那女生待他开始在桌上进行例行的早自修睡眠活动后,在自己的作业本上改了几个数字,也把作业交了上去………

    三节课一过,云耀阳就被物理老师叫去一顿臭骂,内容不得而知,反正他回来之后,一双眼睛就怨毒地盯着他前排的眼镜美女,凌无夜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看着云耀阳在课堂上几乎沮丧得要啃桌子的场景,不由得好笑。

    姓云的,你也有今天,前几天算计我的报应……嘿嘿……

    一俟下课,云耀阳就用一种要哭出来的声音,有气没力地指着前排的女人说:“李楚薇,你好恶毒,不用这样打击报复我吧,居然故意把作业写错…………”

    “我作为学习委员,自然要帮助同学们提高学习水平了。你居然连这样明显的错误都没看出来,说明你都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虽然我的手段是卑鄙了一点,但是等到将来你会感谢我的。”眼镜美女面无表情地回应着,把那本像册放在云耀阳面前:“活塞的主场里曾经还有过一个银蛋体育场,可坐五万人,你父亲收集的照片里缺了这一张。”

    “你………………”云耀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生,这个平素看似除去学习外什么都不关心的眼镜女人,居然有如此丰富的知识,那隐藏在乖孩子外表下的真实心态,难道也是一个篮球的狂热爱好者?他真的很想立即为她解释,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少了那一张照片的原因,但是一看到她微微抿起的嘴角和眼神中貌似是不断在算计他的目光,他就觉得眼前的人,活脱脱是他那亲爱的姨妈的化身,不,甚至比他姨妈还要恐怖的存在。

    云耀阳这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着无与伦比的算计人的天才,不只是他自己,篮球队将来的一干人等都被她算计得颠三倒四。即使他后来跑路也没用,十年之后,她居然会飞到太平洋彼岸,一手帮他筹办了他在菲尼克斯的婚礼,并借助这场婚礼合法地搞走了一大笔美金回来做东莞二中的发展资金。

    ************************************************************************************************************************

    莞城区花园大道一带,是东莞有名的花园新村食街,这里店铺林立,酒吧茶庄客家菜馆等一应俱全,是非常出名的饮食场所。在其中的一间环境舒适,风格淡雅的茶庄内,夜宗恒和上官烈阳两人正坐在小包厢内品茶。

    “快晚上了。”

    “是啊,没想到他居然先下手为强,这素未谋面的小师弟………”夜宗恒抬腕看表,喃喃自语道。两人原本都在工作,突然都接到了一个奇怪的邀请电话。换成是别人他们有千百条理由推脱,但是电话里的人自称姓云,因此两人纵使手头有多少事情也只能暂时放下前来赴约。

    包厢的门被吱噶一声推看,没有响起服务员添茶的询问,一条人影倚靠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两人。

    “是你?!”夜宗恒抬头一看,脱口而出。上官烈阳也应声扭头,一见来人之下,神色也是一震。眼前的少年,不就是那天在飞云江球场和夜天澜对抗的那个么?他们当时虽然是匆匆赶到,并没有看到两方对抗的过程,但是从夜天澜的脸色便能看出,他一点便宜也没占着。当时上官烈阳便在诧异,真要论起一对一的真功夫,夜天澜已经十分了得,东莞城内能让他吃憋的没有几人,而眼前的人却是自己不认识的,还把云耀阳当成了外来的高手。

    “你是……”

    “两位师兄,不好意思让你们在百忙之中跑出来一趟,学校里有点事,师弟我来晚了。”

    云耀阳走上前去,坐在桌子的主位上,慢条斯理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我姓云,名叫耀阳,两位师兄可以随意称呼我。”

    夜宗恒和上官烈阳对了一眼,收敛起那份不太镇静的心神来,从刚才到现在,云耀阳的脸上始终都挂着一副神秘的微笑,这个大男孩五官清秀,本可以成为大众情人搬的角色,但是这副笑容一挂,除了显得更为睿智之外,另有一点冷淡的感觉,让人既想接近又不敢太过靠近。尤其是他那眼神,仿佛已经把你全都了解透一般,每一句话都占着三分先手。

    上官烈阳咳嗽一声道:“小师弟你不用道歉,我们两个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不知道小师弟来的时候,老师近况具体如何,他有什么话要带给我们的?”

    “老光头昨天不是给两位师兄打过电话了么?他现在精神得很,早餐可以吃两碗云吞面,大概还能撑个十三四年的,两位师兄大可放心。”

    夜宗恒和上官烈阳险些把嘴里的茶叶全吞下去,这什么和什么啊,老师虽然秃得厉害,但是也不能就这样直接地叫老光头吧,更何况他们的老师是广东的篮球泰斗,这要是传出去,颜面何在?!难怪老师要叫眼前的少年为小狐狸,可见平时实在是被他气坏了。两人只能暗暗苦笑,老师啊老师,你摊上这一个关门弟子,不但自己没安生日子过,连我们两个都貌似要被您连累到死了…………

    云耀阳见到两人的脸色,知道是一时不习惯自己的说辞,只能笑下叫进了服务员:“有什么可以当晚饭的东西没有?”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有茶……”

    “那到隔壁去叫吧,记得隔壁就是个粥城,叫三份粥四道菜过来就好。”

    待服务员应声走出,上官烈阳才回过神来:“师弟,晚饭我们两个做师兄的请就好。”这话虽然有马后炮之嫌,不过上官烈阳早就盘算好,等会自己理应抢先付账。

    云耀阳闻言微笑道:“这顿饭应该是我请,因为我有几件事情,要请两位师兄帮忙。”

    边上两人心里咯噔一下,这顿饭确实不太好吃,其实他们也想得到,云耀阳突然打一个电话来绝对不会只是同门之间见个面那么简单,不过两人昨天就聊过了,既然云耀阳在东莞已经安顿好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要他们插手,听老师说云耀阳的秉性不错,应该不会是那种惹是生非的孩子。

    “师弟,你有什么事情要两位师兄帮忙的就尽管说,不要客气。”

    云耀阳笑道:“两位师兄,我到东莞就读的是二中。”夜宗恒闻听脸上一喜:“二中不是升学率极高的省级重点么?小师弟你的学习想必非常不错,那很好啊,两年后考重点大学很有希望啊。”这话倒也不假,虽然东莞二中开校时间不算最长,但是教育质量平心而论是相当高的。和东莞中学等一些百年名校相比也不逊色。

    “我不是来玩这个的,两位师兄,能讲讲东莞高中男子篮球的事情么?”

    上官烈阳心道你小子果然要问这个,正了正神色道:“东莞市有35所普通中学,13所职业学校,10所民办学校,基本上在高中这一阶段都开展了篮球活动。主要都是被本地的两支职业队带起来的,广东宏远就不用说了,cbl的东莞新世纪也非常有竞争力,明年应该会升上cba吧。说到篮球水平,那没说的,第一中学是最强的,其他诸如东莞中学,长安中学,光明中学,南城职业,新世纪英才等都是比较有实力的球队。对了,师弟你该不会是嫌二中的篮球不行要转校吧?如果是这样,我们两个帮你操办!”

    “两位师兄,我可没有这个心思,今天来我要先求上官师兄一件事情。”

    上官烈阳一怔道:“师弟你尽管说。”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没底,二中篮球已经差到不能再差,这要是他提出点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来还怎么了得?这时只听得云耀阳缓缓开口:“上官师兄,二中的校队现在还没有教练,请你帮忙推荐一位名气不要太大,只要实用就行的教练。”

    听到是这个要求,上官烈阳舒了口大气:“推荐教练不难,只是现在赋闲在家的都在东莞也算有些资格……”云腰阳一皱眉头道:“年纪三十五岁以上的不要,学历不高的不要,喜欢摆谱拿自己当爷爷的不要。”上官烈阳闻言立即傻了眼:“这一划拉…………没了就……你想想这些有资格的能不摆谱么?”

    “不对啊,老官,还有一个呢,就是那小兔崽子。”夜宗恒在一边提醒道,上官烈阳恍然大悟:“对,还有一个,年龄二十八岁,体育理论专业出身,现在在一所小学当孩子王的,要不要?”

    “就是他了!”此时粥已经送到,云耀阳把勺子一下扔到碗里,发出了叮当的响声。“他有什么缺点没有?”

    “缺点么…………”上官烈阳苦笑道:“好色……”

    “……………………”

    云耀阳见此事已经敲定,便转头看想夜宗恒,夜宗恒心想你不过是要些什么经费,我兵来将挡即可。不过看到云耀阳那眼神,心头又不禁有几分发毛。

    “夜师兄,在请你帮我做事情之前,我想先和你谈谈天澜的事情。”

    “天澜,他又闯祸了?我回去我……”夜宗恒正待跳起,才想起这里是茶庄。对面的云耀阳摇头笑道:“师兄,看来天澜的脾气是遗传了。”

    “不好意思,师弟你见笑了。”

    云耀阳舀起一勺粥吞下,烫得龇牙咧嘴,方才有一副少年应有的表情来。夜宗恒和上官烈阳也不禁莞尔,虽说是少年英才,但是毕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刚才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半天,现在可算能松口气了。两人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背上都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师兄,你觉得这样让天澜在校队里挣扎,对他的发展有好处么?”

    “有什么不好的,这小子技术还粗糙的很,再练下去对他只有好处。”

    “那师兄你是认为他什么地方不够了?”

    夜宗恒哼了一声道:“这小子成天就知道硬来硬去,其实技术才是关键。想我夜某人当年在八一体工大队的时候,进攻防守都是一等一的水准,各项技术全面。怎么生出个儿子来就是个愣头青一样的角色,真是气死我了。”

    云耀阳微笑不语,笑得夜宗恒心里忐忑,少顷他才开口道:“以己之长灭敌之短,师兄应该明白。天澜的长处就是强攻,发挥他的力量和弹速优势,尤其是在快攻中他更是不可多得的利器。”

    “这我知道,但是你看他,投篮不准,篮下技术单调,还怎么能……”

    “篮下的技术靠练是练不出来的,只有在对抗中去自己摸索出来。师兄你把他放了一年实在是有点可惜了。而且,他在一中过得并不舒服,这点他都没和你说么?”

    夜宗恒摇头:“他在家和我说话的次数我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那就是你们父子交流不够了,师兄如果去和天澜好好聊下,会发现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是么?”夜宗恒沉吟一下,儿子的近况他倒还真不了解,只见他每天这样走进走出一句话都不说,自己也是忙得没时间去管了。

    “回过来说吧,师兄想把天澜培养成一个能攻擅守,技术全面的球员,我看未免有些理想化。当初湖人在八十年代盛极一时,莱利教练也说过将来的篮球场上都会是一些身高平均两米零五左右,能胜任各个位置的球员,但是现在看来,篮球场上的位置分化反而有严重的倾向。虽然说欧洲篮球和nba中越来越多地出现了能胜任多个位置的摇摆人,但是场上的位置感依然存在得很明晰。师兄你强求天澜成为一个全面型的球员,反而抹杀了他的个性,遮盖了他的长处,是你的不对了。”

    夜宗恒纵横篮坛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比他小三十岁的人批评得体无完肤,只能皱着眉头不说话,云耀阳的话虽然听起来有点教训人的口气,但是却头头是道,他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击。中国篮球的高大全风气形成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他自己也是深受其苦,如果自己当年不在八一队苦练原本不是很擅长的防守,自己根本无立足之地。他是真心希望儿子能走上和自己没有走过的职业篮球之路,因此对夜天澜的训练依然延续了自己在八一受过的方法。夜天澜却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父子关系一度搞得很僵。

    “师弟,这个话题……容你夜师兄再想想如何?话说回来,师弟你是打什么位置的?”上官烈阳一见夜宗恒无话可说,赶紧出来打圆场。

    “两位师兄不妨猜猜看好了。”云耀阳吞下粥底的馄饨,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一副还没吃饱的样子。

    “以你的身高…………”上官烈阳沉吟不语,那天他们两人到场之时并未看清楚云耀阳的手段,只能以常识来判断了。云耀阳身高一米九四,放在南方不少高中篮球队里甚至可以打五号位,上官烈阳心想你总不会去打中锋,大前锋这种苦工想必你也干不下手去,因此斟酌片刻,先用右手比了个二,再比了个三,意思再明白不过。

    云耀阳微微一笑,抬起右手食指,在两人面前缓缓一竖,旋即把手放在桌面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上官烈阳愕然,夜宗恒愕然!

    他们两人的老师——广东的一位篮坛名宿,自己就是一个打一号位的球员,但是老人家从事教练这个行当数十年来,为国家培养了无数中锋,前锋和得分后卫,但惟独却没培养出几个好的一号位球员来。用他的话说起来,是材料大多不够好,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这话虽然有些自负,但是却也合了中国篮球近些年来的走势:优秀内线层出不穷,但是卫线却乏善可陈,即使从中学阶段来看,出色的后备人才除去早就声名大噪的陈江华之外却也没有几人(注1)。

    可眼前的少年,居然从六岁开始就得到了老人的倾力栽培,各中的原因不难想象得到。两人对视一笑:老师终于找到他认为满意的苗子了。

    云耀阳见自己的话题已经讲完,便收拾起刚才玩笑的心情,正色道:

    “夜师兄,我开始向你提我的第一个请求了。”

    “什么?”夜宗恒还未反应过来,待上官烈阳追着提醒了他了一句他才明白,刚才的一些话完全是铺垫,接下去自己未必有那么容易过关。

    “我并不希望天澜成为第二个夜师兄,毕竟他和师兄你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即使他是你亲生的儿子,师兄,请你能给他一个机会。”

    “你要我怎么给他机会呢?他现在可是在东莞最好的学校了!”

    夜宗恒的潜意识里依然把第一中学当成是东莞高中篮球的圣殿,一时间脱口而出。

    云耀阳并没有反驳他,只是把头摇了摇道:“我还是那句话,师兄你回去和天澜谈过之后,你也许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的。”

    “好吧……”在沉吟了半晌后,夜宗恒终于颔首答应这个并无过分的要求,突然他仿佛想到什么似地抬头反问道:“你刚才说是第一个要求,那难不成…………”

    “不错,师兄,请听我的第二个要求…………”

    云耀阳在夜宗恒答应自己的第一请之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微笑又悄悄地爬到了他的嘴角。

    注1:第一章说明过时间是2004年,此时江苏的韩硕和长春的刘晓宇还未在大范围内打出名气,因此陈江华可说是唯一一位被亚洲乃至美国人认为很有实力的新人后卫球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