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九天揽月是什么意思 > 四十一 还我本来
《九天揽月是什么意思》    王不平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段怀诚挟持了孙晴雪。

    这也给了段怀诚一点喘息的机会。就算有了这点喘息的机会也没有多少用。

    段怀诚现在的面孔有些发绿了。

    看来他不是只中了一些迷药这么简单。

    王不平的话给他释了疑。

    “你今天是走不掉了,因为我在配置药物的时候,也加了‘甜香蛇毒’。你没有解药是没办法完全驱毒的。你还是认输吧!”

    段怀诚听到这里,脸变的更绿了。

    他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代价。

    要不是自己觉得武功盖世,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中了对手的圈套。

    他在这时忽然想起了“鱼花门”的门主――公孙无我。

    不知道他当时的感受是什么,尤其是在他死前的时候。

    难道自己今日也要。。。。。。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快把我的金妹交出来,不然休怪我辣手摧花。”

    他抓住孙晴雪的头发一扯,孙晴雪疼的不由叫出声来。

    眼中满是泪花。

    “你要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要你死无全尸。”

    王不平看到孙晴雪受辱自己的心象刀绞一样。

    “怎么了,心疼了,你早干什么去了,快去,把我的金妹交出来,不然,还有好戏在后面。。。。。。”

    段怀诚阴阴的笑了。

    这时那些弓箭手再一次围住了段怀诚。

    箭镞发着寒光。

    就如同箭手仇恨的眼神。

    王不平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把金雨露带来。

    过不了多时,就有人把金雨露带来了。

    金雨露一看到段怀诚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你受苦了!”

    段怀诚一见金雨露道。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金雨露回头看了面无表情的王不平一眼,摇了摇头。

    “雪儿怎么了?”

    这时,孙成空在“不平堂”弟子的护卫下也来到了这里。

    王不平的面上有些不悦。

    带头的侍卫长赶紧过来请罪。

    “平儿,你不要怪他们,都是我要求来得。雪儿怎样了?”

    孙成空道解释道。

    王不平等人一见孙成空到了,一齐躬身。

    孙成空连忙摆手:“免了!”

    王不平说道:“主公,现在我们正在与此人交涉,力图用金雨露换回公主。”

    孙成空也看到了段怀诚。

    段怀诚也看到了孙成空。

    这个人就是他要杀之的对象。

    就是为了这个人有很多的人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你就是孙成空?”

    段怀诚问道。

    “不错,正是老夫。”

    孙成空答道。

    “你知道为了你死了多少人吗?”

    段怀诚冷笑道。

    “段怀诚你少废话,赶紧放了公主,主公会留你全尸的。”

    王不平喊道。

    段怀诚象没有听见一般对金雨露说道:“金妹,你不会恨我吧!”

    金雨露还没有回答,只听段怀诚喊道:“你们要想救这个人,就必须杀了孙成空。”

    他这句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

    金雨露的泪顿时夺眶而出。

    “诚哥,你难道不管我了吗?你难道不要雨儿了吗?”

    “你忘了我是有皇命在身的人吗?”

    段怀诚语气中有一丝无奈。

    “你为他们效命了一辈子,你忘了我们当年的约定了吗!”

    金雨露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这时的金雨露很难让人把她和那个传闻中的妖妇相提并论。

    这时的她似乎是真情流露。

    段怀诚苦笑道:“你这是在逼我。”

    “我不管,我就要我的诚哥,我才不管什么皇命,除非你嫌弃我。”

    金雨露的泪都已经落了下来。

    “罢,罢,罢。。。。。。”

    段怀诚的话中透着沧桑。

    “那我们就人互换吧!”

    段怀诚终于松了口。

    大家都紧张了起来。

    因为危险并没有解除。

    金雨露迈出了一步。

    孙晴雪也迈出了一步。

    孙晴雪与金雨露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其实就算没有距离,金雨露也是没有办法在两人交错而过时借机挟持孙晴雪的。

    终于,孙晴雪踏进了王不平等人的势力范围。

    大家觉得自己的心才又开始跳起来。

    刚才仿佛连雪也忘了飘落,时间也停止了走动。

    空气似乎凝滞了。

    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孙晴雪与金雨露两人的身上。

    那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大家都觉的很漫长。

    孙晴雪看到了孙成空,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她刚想扑到孙成空的怀里。

    这时一道白光突然闪出,董胡两人皆赶紧上前拦截,两人各击出一掌力阻白光。

    那道白光正是段怀诚的“降龙魔杖”。

    董胡两人也没有阻住那魔杖。

    只剩下王不平这道关卡了。

    王不平一见吐气扬声,双掌也击在了这支魔杖上。

    这支魔杖被击的转了个方向,可还是击在了孙晴雪的后背上。

    孙晴雪“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扑到了孙成空的怀里。

    孙成空抱住了孙晴雪。

    谁知他也感到一股巨力传来。

    登时感到胸腔受压,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王不平在旁边气得几乎也要吐血了。

    想不到在自己的眼皮下,竟然让段怀诚伤了人,而且还不知道是生还是死。

    他怒吼道:“杀。。。。。。”

    顿时箭矢齐发,段怀诚登时成了一只刺猬。

    一个江湖上的顶极高手,顷刻间就被万箭穿心,连声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叫出。

    这一点,众人都感到很奇怪。

    依照段怀诚的功夫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怎么没有一点抵抗呢。

    其实王不平与董胡两人知道。

    刚才被段怀诚扔出来的“降龙魔杖”上凝聚了段怀诚毕生的功力,他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毒,很难逃出去,与其等到毒发被擒,还不如拼死一搏,灭了孙成空。

    所以他才假意同意交换孙晴雪,实际上他是在等待机会。

    他想一石两鸟。

    果然,一切皆在他的计算之中。

    孙晴雪与孙成空都中了暗算。

    而孙晴雪的伤最重。

    尚在昏迷。

    孙成空正在焦急的叫着孙晴雪的名字。

    一刹那间,王不平顿时觉得自己的脑子乱极了。

    也后悔死了。

    孙晴雪是因为自己得计划有不周到得地方造成的。

    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王不平感到迷茫的时候,金雨露也是满脸的茫然。

    一时间象老了很多,竟然给人有龙钟老态的感觉。

    难道这才是金雨露的真面目。

    她更不能接受段怀诚已死的结局。

    在她的心目中段怀诚是不死的战神。

    是不会死的。

    可是现在,刚才还和自己情义绵绵的人就这样去了。

    这不可能是真的。

    金雨露走到了段怀诚的尸体旁边,抚着段怀诚的尸体,口中喃喃道:“诚哥你是不是累了,所以你才不跟我说话的吧。我知道这些年你过的也很苦,我知道,我都知道。。。。。。”

    金雨露脸上的泪已经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她一个人跪在段怀诚的尸体旁唠唠叨叨,别人也没有听清什么,反正越到后来越觉得金雨露的声音有些恐怖。

    金雨露说到最后竟然摇晃起段怀诚的尸体来。

    “诚哥你跟我说话呀,你不要不理我呀,你走了,你叫雨儿怎么办呀,剩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你真的忍心吗?”

    金雨露的人已经进入半癫疯状态了。

    王不平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不由道:“你的诚哥已经死了。”

    这时,孙晴雪有些醒转,孙成空禁不住老泪纵横,“醒了。雪儿,你醒了。。。。。。”

    金雨露听到王不平的声音道:“你胡说,我的诚哥没有死,他只是累了,”忽然她象记起什么似的说,“一定是你,就是你害死我诚哥的,虽然你戴着面具,我不知道你的真实模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金雨露指着王不平嘶声道。

    说完,她拿起地上的一枝箭,直往胸口插去,在她的身躯缓缓倒地时,人们还依稀可以听见她说道:“。。。我来。。。陪。。。你了诚哥,今生。。。我们再也不。。。分离了。”

    这两个江湖上很有争议的人物都死在了“惊叶岛”。

    他们就是“降龙魔杖”段怀诚与“天水妖妇”金雨露。

    董孤笔后来把这场大战都详细的写进了他的《武林正史》。

    王不平听到孙成空说孙晴雪醒了,赶紧跑到孙晴雪的身边。

    孙晴雪这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一直都是易容的吗?”

    原来她听见了金雨露说的话。

    王不平到了此时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连连点头,右手一把撕去了他戴了十年的面具,露出了他本来的模样。

    孙晴雪笑了。

    嘴角边漾出了殷红,笑容一敛,人就又昏了过去。

    她这一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醒来。

    她在昏迷前的记忆就是王不平那关切的表情由清晰变的模糊了。

    还有她的父王――孙成空。

    王不平的泪无声的涌了出来。

    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了下来,落在他的襟上,雪地上。。。

    孙成空拍了一下王不平的肩膀,大声道:“雪儿不会有事的,她一定能醒来的。不然,她也不配作我的女儿。。。。。。”他的声音到了最后也成了哽咽。

    眼泪也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也就在这时,突然有兵丁来报:

    “岛外发现有战船数艘,向岛驶来。望岛主定夺。”

    孙成空道:“要来的终归要来。”

    王不平也站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挺直了自己的身子。

    孙成空大声道:“到了我们杀敌的好时候了,我们多年的苦练不就是等这一天吗?!走!”

    他带头朝前走。

    走向那无尽的风雪深处。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