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配角英文 > 第二百九十章 百年会谈 六
《配角英文》    “这个很简单,挤垮他!

    有一个挤垮一个,有一堆挤垮一堆,咱们四人若是合力,莫说是大清的商家了,就是洋人的大洋行,也扛不住咱们的挤兑,愿意走到一路的留着,不愿意的挤垮,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垮了他们,还会有更多的商家崛起,一步步的走,将整个商场整合成一股绳,这才是我要说的。”

    甜高粱、制糖、做酒、大成公、铁路、航运,其实归结成两个字,还是商场,细项如何来做,这个简单,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团结。

    如今洋鬼子们的商场,已经出现垄断了,大清零散的商家,跟洋鬼子的这些垄断组织对抗,根本不是对手。

    比如说德国人的山东铁路与矿业公司,这就是很典型的辛迪加组织,盛宣怀要是跟人家放对,根本就不是对手,除了德国人的辛迪加组织,列强各国同类的组织在大清还有很多。

    美国的联合钢铁、标准石油,更是已经完成了垄断,这样的大财团,真正对上了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无力与孱弱,舍弃了甜高粱一事,李大成也把话题的重心放在了建立垄断组织上。

    其实大清也是有这样的组织的,比如说之前提到的十三行,两淮的盐商,山西的票号,以及所谓的十大商帮,都算是垄断组织的雏形,只不过这些商业组织,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各自为政、结构松散。

    若将这些商场势力都整合到一起,筹集几十亿的资产轻而易举,这些商帮不能形成垄断组织的关键。其实也不在人心上,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了大清朝廷身上,以平衡为核心的施政方略,限制了这些商帮发展成为真正的垄断组织,一旦商帮的产业过于庞大。清廷就会出手打压,所以大清商场的商人们,也得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自己的产业,唯恐进入朝廷的眼中,成为被打压的对象。

    商场之上竞争的手段很多,挤垮对手对三人而言。也是有过切身经历的,听了李大成挤垮的说法,孟洛川脸上多了一丝凝重,这位真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啊!

    以大成公如今的规模,山东没有任何一个商号经得起大成公的挤兑。如果再得了甜高粱制糖这一金矿,李二爷的大成公更是无人能敌了。

    “二爷,朝廷如何?”

    商谈、在商言商、不涉官场,这些是盛宣怀之前给张弼士说的话,如今他却发现,以他们几人在商界的身份地位,想不涉及官场那是不可能的。

    身为官商,盛宣怀最清楚官商的来历。之前商业没有大兴的时候,大清的商家无非两淮盐商、广州十三行、晋商这三大家,盐商有专门的盐官管辖。十三行也是直接看朝廷眼色办事的,晋商于大清入关有大功,所以才能顺风顺水的发展了两百多年,但他们也在朝廷的关注之下。

    如今清廷虽说不成了,但商人想要说了算,还是不成。错非是李二爷这样手握军权的商家,虽说身在官商这个体系之中。而且还是其中的执牛耳者,但盛宣怀对于官商。亦或是朝廷控制下的商场,并没有多大的归属感。

    他也是有大志的人,轮船招商局开宇内先河,其中的艰难只有盛宣怀最清楚,若不是实在没得选了,他也没有总办轮船招商局的机会。

    如今他最大的靠山李中堂日暮西山,新选的靠山张之洞非是佳木,局势对他盛宣怀而言,也到了抉择的时候了。

    来微山之前,盛宣怀就有意投靠桂顺,奈何桂顺不接纳他,这两天的时间,听了李二神将的一些说法之后,盛宣怀也明白了人家不接受他的原因,成也官商败也官商,如今官商这个帽子才是阻碍他盛宣怀再进一步的绊脚石。

    朝廷如何这话,最不该由他提出来,而是应该张弼士来提的,但张弼士对于其他三人而言,也不算是正经的自己人,他的根本在南洋,他现在也被称呼为南洋大商,朝廷于张弼士而言那时可有可无的,但对他盛宣怀跟孟洛川,尤其是孟洛川,大清朝廷的存在还是必要的。

    张弼士提朝廷分量不够,孟洛川不会提及朝廷,李二爷的眼中没有朝廷,为了给自己谋划后路,盛宣怀一不做二不休,正式提出了朝廷与商界的关系。

    盛宣怀开口再次转换了话题,这话头在李大成看来,应该是张弼士说出来才对的,盛宣怀说了自然最好,但这也意味着盛宣怀要撇开他的官商帽子,跟自己合作了。

    与盛宣怀合作,李大成这边是没有计划的,在李大成的眼里,四面八方全是敌人,他区分敌友的原则也简单,在一起做事的就是自家人,除此之外全是敌人。

    对盛宣怀,李大成只有针对的计划,没有合作的计划,因为这盛宣怀跟官场的牵羁太深了,李大成没想到已经过了五十岁的盛宣怀能有如此魄力,或许这也是张弼士刚刚说的制糖业市场,刺激了盛宣怀吧?

    “这话我不好说,孟四爷以为盛大人的提问该怎么回答呢?”

    盛宣怀的突兀一问,李大成并没有直接回答,朝廷如何,对他而言不算问题,朝廷该咋样就咋样,就是朝廷的人都死绝了管他屁事儿?

    这清廷对张弼士而言也是如此,人家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与洋人交情匪浅的张弼士,也是大清朝廷对付不了的人呐!

    至于这个问题对盛宣怀,也只是个投名状而已,若盛宣怀等人眼中真的将大清朝廷视作了生身父母,也就不会有东南互保的出现了,官商的帽子决定了盛宣怀的行事法则,只要于买卖有利,什么朝廷不朝廷的对盛宣怀而言无所谓。

    这也是李大成对盛宣怀采取敌对态度的原因,官商这一体系。大多做的是与洋务或是外贸有关的买卖,他们这批人最容易做汉奸,在不辨敌友的情况下,李大成采取的对策就是一律当做敌人来对待。

    四人之中,传统商人孟洛川是大清的铁杆拥趸。这个也不是个人感情决定的,而是身处的立场所决定的,大清朝廷是真正的地主商家代言人,虽说有*有压榨,但大清朝廷维护的是小农经济,所以大清跟孟洛川这样的传统商人之间。有一条不可割舍的纽带。

    当然这个朝廷可以是大清朝廷,也可以是大明朝廷,亦或是任何一个朝廷,只要这个朝廷维护的是地主商人的利益,孟洛川这样的传统商人都是会拥戴的。

    改朝换代可以。从根本上大变不可以,李大成之所以用利益来推动事情的发展,而不提什么理论,也是出于这一方面的考校。

    维护大清朝的可不止是这些地主商人,大清天下起码半数的人口,现在依旧是拥戴清廷的,想要从根本上改变人心,理论永远不好使。真正好使的只有利益一条。

    无论是什么样的理论,他若是改变了人心,要看的可不是这理论层次的高低。而是理论背后的利益,这个李大成拎得清。

    “若是捐输能少一些就好了!”

    盛宣怀的这个问题,孟洛川是无法回答的,朝廷如何?这话说的明白,这些人做买卖是要撇开朝廷的,提到朝廷。孟洛川最在意的还是捐输,苛捐杂税让小民百姓抬不起头。同样也让商家抬不起头啊!

    孟洛川不知道别人如何,但他的三祥。这几年也是饱受捐输之苦的,这几年的时间,他纳出去的捐输,几十万是有的。

    “孟四爷此言差矣,大清的商税并不高!”

    李大成此言一出,不仅随便敷衍的孟洛川脸色变了,盛宣怀与张弼士的脸色也变了,李大成的目的才是众人最怕的问题。

    李大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后的振威军,商税不高就意味着李二爷是主张增加商税的,增加商税的目的何在?养兵呐!

    振威军的数量有多少,如今对外的说法是三十万,就在刚刚李大成还亲口说过,如今几十万未来几百万,无论是李二爷还是李二爷的大成公都养不起这么多的军队,那这振威军该由谁来养,就冲商税不高这话,三人心里就有了答案,商家!

    三人之中孟洛川的地位低一些,盛宣怀是红的不错,这是大清,所以咱们只需要取悦一部分人而已,两千万,咱们若拿出一千万交给太后,剩下的一千万,那些官员敢跟咱们抢?”

    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看到张弼士跟孟洛川脸上恍然大悟的神色,李大成这才点了点头,这算是初步的达成共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