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comeacross > 第64章 古堡内步步惊魂
《comeacross》    听得堡内有人怪叫,他们顿觉毛骨悚然汗毛发乍!猛地惊醒过来。这才扭头向里望去,就觉眼前影子一闪却又不见了!然后就是死寂统治着全堡,让人觉得象似来到了一座古墓中,没有半丝人的气息。

    他们都心惊肉跳的想着:刚才那个影子是什么鬼怪呢?几个人下决心要弄个水落石出。因此他们一边想着,一边就举步朝里逼去。

    拱道之内响起空洞的足步回音,像是有几十个人在同时举步。回音之中似乎还夹杂有若隐若有的怪啸声!走完拱道,眼前是两排石屋,全用石板砌成。石屋没有窗户,只有一道黑黝黝腐蚀的铁门严密地关闭着。

    石屋夹峙之中形成了一道窄巷子,目光只能看到窄巷子的转弯之处。石屋上被苔藓藤萝布满着,到处都是蛛网层封;地面也是石板铺成,大部分被藤萝遮没;霉湿腐坏之气令人触鼻欲呕。

    此时太阳正在当头照着,然而堡内却阴沉沉的神神秘秘的静的怕人。他们心中均忐忑不安,心跳剧烈,不知道里面都会有些什么妖魔、陷阱在等着他们呢。

    突然“咚”的一声,大家都惊跳起来了。四下一看,原来是巨小神不留神跌了一跤!

    大家捂着咚咚乱跳的胸口瞪了他一眼;他也很不好意思地嘿嘿了两声,站起身来东张西望贼头贼脑地跟了上去。

    突然又是人影一闪,众人皆机警地止住了脚步。目光转处,只见一个披头散发面目难辩的怪物,向他们缓缓地移动过来。几人登时汗毛逆立头皮发炸,下意识地退了几步,作势反击。

    巨小神裤裆里下起了阵雨!

    这是什么邪魔鬼怪?沉重的脚步震得大地直颤!

    “站住!”陈祎高声断喝道。他心里实质上也很紧张。

    但那怪物恍若未闻,仍然步步移来!

    巨首神抢步上前道:‘待我收拾收拾他!”接着就见他两手左右开弓抖出万千袖箭来。他口里还不住地叫道:“倒!倒!倒倒倒倒倒----!”

    巨首神袖前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普通制敌型,一种是剧毒杀伤型。此次他施展的是后者,这种厉害,不管是人是神是仙是曽,粘上它轻则伤残重者送命,不到逼不得已他不轻易使用。

    可是说也奇怪,他“倒”了半天,但只见袖箭纷纷仆地,怪物竟丝毫未受损伤,依然移步如前!

    这下子他的袖箭发不出来了,只顾在那抖了。脸都绿了!

    巨丧神魔琴猛弹,又跳又叫的。

    但怪物仍然是充耳不闻地逼上前来!

    巨丧神也蔫了!

    巨小神阵雨下完,豪气冲天,挥舞着兵器冲了上去!只是脚步有点踉跄的不知何故?

    此怪将他一脚踏倒在地,并顺势将他踢飞了出去。幸亏撞到了房屋墙壁上,否则到得毒雾之上焉有他的命在!

    于是他躺在地上不动了!但却在那呻吟不止,状极悲惨。

    陈祎跨步上前,功凝双掌,微微上提,电闪拍出!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不想怪人一晃身就此划了个圆弦,极巧的避过这一击!然后怪物用手拂开蒙面乱发,两盏寒星似的目芒朝他们瞟了一眼,然后又是一阵哇哇怪叫!听之令人毛骨悚然。

    就在他们一怔神之际,怪物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如狂波怒涛,滚滚而来;令人心悸神揺,耳膜如割。笑声中充满了不屑、轻蔑、狂妄的意味!随之笑声俞来愈高亢,他们的气血随着对方的笑声不停地起伏、浮动,渐至翻涌如潮。众人忙运功抵住,无我无相,把笑声拒之于听觉之外。待得笑声停止,他们额际鼻端都是汗珠累累了。

    受伤倒地的巨小神却躺在那呜呜地哭了!

    大家定目前视,却发现怪物不知去向了。他们怔怔然不知所措。

    但就在这时,又有两条黑影从两侧电闪扑至,劲风拂体如割。他们又是猛吃一惊!

    巨八神和陈祎两人分别施展出神功劈出两道如山劲气,左右分迎。隆然轰响中,那两条黑影却只是室了一室,紧接着又进逼如前。大家登时亡魂大冒!他们都看出来这两个奔袭过来的黑影竟然是两个巨口獠牙的恶鬼!

    要说他们是神,自然不会怕鬼。但这个鬼绝非寻常,功力手段似乎都在他们之上!

    就见此二鬼鬼爪如幻连扣带勾,罩身而至。巨八神神力过人,念动咒语,于是一股重愈千钩力道击向恶鬼。恶鬼全身巨震,斜飞了出去。

    这边陈祎施展出无极神功毕全力击去,击得恶鬼身子一斜停了下来。

    躺在地上的巨小神兴奋得呜呜叫好,但谁也没听见,除了他自己;巨丧神则鼓掌叫好,精神大振。

    大家才刚松了一口气,两个恶鬼竟然互换位置,再次攻到。出手之快,攻势之奇,世间罕有其匹。转眼间又攻到了他们的跟前!

    急切间,巨八神和陈祎分别以两掌运足了劲左右平推,双方成僵持之势。巨丧神和巨首神也急忙上前助攻。他们虽为神,但也俱被眼前怪物吓得冷汗涔涔。

    巨小神不愿躺在地上偷懒,他也要上前助战。无奈四肢发弱实在是站不起来,只得作罢,只好在心里为他们加油了

    二人正待收势变招,二鬼却乘虚而紧压过来。二鬼迫进之势愈来愈重有如千钩。他们一边运功抵住,一边打量着对方,竟然被他们看出了破绽。两个狰狞恶鬼,原来只是一对铁铸的假鬼!难怪如两座山似的压过来,不知变势。

    情况虽明,但二鬼迫压之势却愈加猛列。就在这时,驴先锋突然现身。他哈哈狂笑道:“小秃驴,看你们能撑得了几时!本先锋运用移山拔岳之术搬来这对万斤黑鬼,怎么样,滋味蛮不错的嘛!哈---”

    他就这么忘乎所以地狂笑着,乐得全身发颤鼻泡直冒!但这仅只是一刹那的事。他竟然不笑了,代之以痛苦的惨号和扭动!

    大家都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功夫细看究竟!

    突然阵阵笑声又告传来!

    怎么回事?不象是驴先锋的声音嘛,而且还不止一人!

    管它是谁呢?反正驴先锋没再为难他们,这就给了他们反击的机会。陈祎忽而想到了胸式手机。于是他便运功使出了十成功劲,以胸式手机的神功,挟以无极神功的强大威力,暴喝一声“开!”,只听山崩地咧一声巨震,那巨大铁鬼竟被震飞到五丈开外,倒地不动了!他马不停蹄又第二次发威,击飞了巨八神抵住的那个铁鬼!

    “好!好好好!”有人叫好!听声音不象是他们几个的。因为是从对面传过来的。他们这才有机会向前细观,眼前的景象令他们不解!只见驴先锋痛苦得满地打滚翻动,琵琵琶骨上刺穿着两把宝剑!无须和络腮正神气活现地望着他们笑呢。

    “是你们!”陈祎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们二人。大家彼此见过,心中不知是喜是悲。

    络腮踢了驴先锋一脚骂道:“老怪物,别以为诱我们进阵,就困住我们了。告诉你,逗你玩呢。我们可一直跟着你呢!就你这破阵,我们那人人都会呢,早小儿科了。拿到这丢人现眼!”

    驴先锋默不作声,右手却忽地要去摘腰间的夜壶宝贝。无须眼明手快,一伸手抢了过来。

    “嘿嘿!现在宝物在我手上,要死要活,悉听尊便。要活命的话,就带我们出去。要死的话,哼!”

    “二位大哥,若非你们及时赶到,我等怕是凶多吉少。不知堡中还有什么机关陷阱?”

    “没有了,全让我们给破坏了。不过此地绝非久留之地,咱们应速速离开为妙。”

    “不过大家腾不得云,又不得出堡,怎么离开呢?”

    驴先锋怨毒地瞧他们一眼,幸灾乐祸地说:‘吾之阵法你们怎么会破得了?哼,还不快给本大爷去剑!说不定本大爷一高兴,就会留你们一条狗命。”

    “不好意思!你的这个阵法我们倒是深悉其中的奥秘。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头前带路,不然的话,要尔的狗命!”说到这儿,将宝剑使劲绞了一下,痛得他挥汗如雨!

    这时,巨小神终于站了起来。他忍着剧痛,一瘸一拐地跳到驴先锋跟前,照其裆部狠踹了一脚,接着他又双脚踢双犬擂,给驴先锋一顿好打!

    这时忽听堡外山崩海啸般震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