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杨子之邻人亡羊 > 15.迷津深处的灯火
《杨子之邻人亡羊》    硝烟散去,只见三个灰头土脸的人被裹在毯子下护送了出来。

    “苍……”麻醉剂药效还未退去的墨伦歪坐在地上,艰难地看向裹在毯子下的苍欲。

    “墨伦!”秦洛一见到墨伦便飞快扯开毯子奔了过去,“你怎么了?”

    “麻醉……剂……”

    ……

    秦洛在一旁照顾着墨伦,苍欲和圣楾骁便识趣地走开了。

    最后,他们三个人从黑漆漆的秘密通道里爬了出来,警察呢,也终于冲进了会场救下了剩下没逃掉的名流,不过那几个黑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潮湿的毯子下,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苍欲手紧紧攥着毯子边,感受着毯子带来的温暖,缓缓吐了一口气,心情也终于平静了。

    “……谢谢。”苍欲口中轻轻吐出两字。

    对方没有作答,只听零零散散的脚步声踢踏在毛毛雨里。

    也好,这样就挺好的。不用过多的言语修饰,只这样和他走在毛毛雨中,不也是件浪漫的事吗。苍欲抬头深深吸了口气。

    忽然,他转过了头——

    依旧冷漠的双眼中划过了一丝光点,静静地望着苍欲。

    回头看过去,眼神不经意地躲闪了一秒,恍惚后便也如此般望着他。

    他的嘴角,动了动,微微上扬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松开毛毯,将柔软而潮湿的毯子一层层轻轻披在苍欲身上,最后帮她整理好,便放下了手。

    “我走了。”唇角轻轻一挑,睫毛不经意扇动,漫漫雨中便留下了他远去的背影。

    那一天,仿佛梦一般。

    仰望着天花板,脑中慢慢划过那天的影子。

    苍欲翻了个身,躲在被子里,想要早些入睡,却闭了眼满眼都是他的样子。

    距红酒拍卖会过了一周了。黑衣人的来历依旧没能查到。上官熏成功拿到了股份转让协议,她的公司彻底稳稳地在她手上了。乱糟糟的事情充斥着整个大脑,苍欲更加心神不宁。

    向左翻身,脑中是黑衣人和恐怖袭击。向右翻身,眼前全是他的影子……

    “烦啊——”苍欲大吼一声,将被子踢飞老远。

    “苍欲——?”忽然房门被打开,温柔的女生传进房来。

    慌乱中苍欲回头看去,有些诧异——这是,上官羽入。

    “……呃……姐……?”踌躇半天才尴尬地叫出一声姐来。说来也是,上官羽入从来不在上官家,苍欲自然和她接触少,难免叫姐会很尴尬。自己和她,只见过几次而已。

    又想起了第一次与她见面时的场景。

    那天,她和墨伦异样而古怪的表现,还有那有所隐瞒的窃窃私语,那时想也想不通的疑问现在终于清楚了。墨伦后来说,上官羽入是除了上官熏和沫末外唯一一个知道自己下落的人。十五年前她清清楚楚地目睹了那个雨夜,那个自己和沫末被送走的夜晚。从那时起,她对上官熏的印象渐渐地只剩下了失望和唾弃。后来,她便带着压抑了数年的失望的心离开了这个家。她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存在,她一直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存在,但是她不能说,她要将这个秘密保护好,就算是为了上官家,或是为了我。这就有了初见那天那一幕,当她悄悄告诉墨伦她很早便知道我就是他们那个失踪了十五年的妹妹的时候墨伦那样的震惊表情。

    “苍欲?”上官羽入奇怪地望着呆若木鸡的苍欲,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忽然从回忆中挣脱,苍欲有些尴尬地看着她,“姐……你,你今天怎么来了?……”

    上官羽入舒散地伸了个懒腰,“听说家里出事了,过来看看。”

    苍欲木讷地点着头。

    忽然间她冲着苍欲笑了笑,丰富的表情更显那笑容俏皮而诡异,“苍欲啊……”

    “……啊,啊?”苍欲又一激灵。

    “你在,想些什么呢?我进房间之前……恩?出那么大动静……”一个眼神传来,她又不怀好意地笑了出来。

    这点,她和墨伦倒真像。苍欲扶额。

    “没什……”

    “先别说。”上官羽入顿了顿,“让姐姐我猜猜。”

    眼神在苍欲脸上流转,那充满了活力和智慧光芒的瞳眸反复审问着苍欲紧张的双眼,这一番大量看得苍欲完全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心中的所想都一一在涨红了的脸上露出了马脚。

    “我知道了。”她收回了目光,若有所思地一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全都看透了。”

    上官羽入故弄玄虚地装作老太爷般地摸了摸胡子,转脸紧紧盯着苍欲——

    “你啊……”

    “在感情方面……有困惑。”说完她侧过脸来,望着满脸通红诧异而尴尬的苍欲。

    紧紧盯着眼前的某个角落,额角流下的冷汗掺杂在慌乱的呼吸中渐渐淡出了苍欲的知觉……

    上官羽入,她……竟然,看透了……

    “……和我说说吧。”上官羽入忽然换了画风,先前古怪俏皮的表情挥之而去。

    她诚恳而宁静地望着苍欲的眼眸,“从前墨伦经常和我这样谈心,他有了什么心结都来找我聊天。”她说着看向窗外,看向那云淡风轻的风景。沐浴在阳光下她的笑脸,就像是最能宽慰人心的良药。

    苍欲紧绷的神经悄然松弛,她渐渐融进了现在这片安宁祥和的氛围,慢慢,敞开了心扉。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可能,从和他对视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他,尽管我自己没发现。”

    令人退避三舍的冰冷眼神,沉重落寞的背影,被层层迷雾包裹的性格深深将我的灵魂卷入他的漩涡,将我微弱的心跳重新唤醒。

    “后来,我发现我总也猜不透他,总也靠不近……他就像故意和所有人保持距离,永远把自己困在诡秘的迷雾里。”

    “直到……我听完了他的故事。”苍欲睫毛微闪,抬眼看了看正仔细聆听的上官羽入,便又继续,“我忽然有种感觉,就是在和他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感觉,愈发强烈起来,我甚至觉得,我们就是一样的人,是一个世界的人。甚至,我觉得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被无形的拉近了。”

    “但……当我真正了解他之后我开始迷茫……”

    “我……我……”

    上官羽入静静地看向苍欲光芒跳动的眼睛——

    “我忽然怕了……”

    我怕了。微弱的气息一出口,连苍欲自己也没想到。

    愣了好一会,嘴唇缓缓启开又紧紧抿在一起。自己在迷茫,在恐惧,恐怕自己也不曾留意,若不是上官羽入这次来自己大概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潜意识里的情绪。

    “因为……因为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我不知道我在他心中是什么样子……我不敢去猜测以后的事……”恍恍惚惚间,苍欲强势的伪装外壳被一层层撕落,最真实的样子缓缓流露。

    “如果说之前……我对他不了解,那我会想尽办法去弄懂他,我还有得可做……只是现在,我只能停在原地,迷茫地徘徊……”

    苍欲忽然抬眸凝视着听得入神的上官羽入,眼中忽闪的光点从浓厚的睫毛中透出,“你知道吗,即使在我们身边没有情敌,关系也毫无进展,这才是最可怕的……”

    忽然一双温软的手搭在了苍欲肩头,上官羽入将额头贴到了苍欲的前额上,用最宁静而最肯定的眼神最近距离地望着她——

    “你知道为什么吗。”

    苍欲眼光一顿,回以她木然的眼神。

    “因为你们两个人没有一个主动。”

    诶……苍欲几乎完全呆住。

    没有一个人主动……她木讷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呆滞。

    愣了半晌后,那双瞳仁中忽然闪起了亮点,恢复了色泽……她说得对。

    这才是根源。

    就像很多很多年轻男女之间一样,没有人敢去捅破那层薄纱。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上官羽入柔声打断。

    “你是想说,你在犹豫。因为……你不知道他是否也喜欢你,对吧?”

    苍欲望着她的眼眸,竟说不出话来,因为自己也没什么可辩解的,事实如此。

    “来来……让姐姐我给你分析分析。”

    上官羽入忽然转了画风,拉起了苍欲的手,摆出一副军师姿态——

    “让我,给你分析一下你们之间的情况。”口中且说着,上官羽入眼神中随即闪过一道犀利的锐光,阵仗感十足。

    “据我所知。你们第一次见面以后,他主动给你留了手机号码,对吧?”

    诶……诶诶,她是怎么知道的……

    苍欲被吓出一身冷汗来,慌忙向后退了退。

    “虽然我不住在上官家,但是我的消息可灵通着呢!”她侧脸一笑,“圣楾骁。不是么。”

    诶?!诶诶?!

    “什……什……什么?!!!”苍欲一个踉跄跌在床上,颤颤抬起头,极度恐慌地望着眼前满脸自信的姐姐。

    “想问我怎么知道?”她侧脸道,“我说了我的消息超级灵通,而且推理推测这些我也很在行……刚才听完你的描述我就大概清楚了。要不然上官墨伦怎么会死心塌地地听我出谋划策呢。”

    苍欲痴痴地坐好,不禁感慨,果然,自己在上官家里,还是太嫩了。

    “好了,不八卦了,我继续。”

    “主动留下联系方式……”上官羽入沉声道,“这说明,他对你感兴趣……”

    苍欲一惊,是,是这样吗……她脑中思绪流转,冷汗倍出……

    “况且……”她顿了顿,理正衣襟,“况且,你们都kiss过了……”上官羽入压低声色。

    诶?!!!!!!!!!!!!!!——

    “什……什……”

    只见苍欲抽搐一下,直挺挺地栽倒在床上,像具死尸般一动不动晕了过去——

    “好……好了苍欲……醒醒,醒醒。”上官羽入扶额。

    “姐……你不是还消息灵通吗……怎么连真相都不知道!我们那个不叫kiss……”苍欲坐直起来,万般无奈地看向上官羽入。

    “那天……有人撞了一下椅子,我就倒了过去……只是嘴唇碰到了而已,什么也没有。”

    上官羽入背过身去,拖着下巴静了好一会。

    “好吧……算我消息不详细。不过……”

    一个充满诡秘笑容的眼神投向苍欲——

    “看成绩那天,是你主动约他的吧?”

    ……苍欲垂下眼眸,紧紧望着地板接合处的缝隙,沉默不言。

    “呐,那个时候你不是挺勇敢的么。”

    看着陷入沉思的苍欲,上官羽入将苍欲拉到自己眼前——

    “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救你。”

    苍欲抬眼。这个问题自己也想不通,左右思索半天,却不敢妄下定论,生怕自己自作多情。

    “苍欲。”上官羽入沉下声色,不再用那副古怪的军事姿态看着她,只是非常平和而认真地望着——

    “我虽不能知道圣楾骁的想法,但我可以确定一点。”

    ——

    “他很关注你,他很在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