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白的中秋节古诗》    额外内容

    1.

    “弘!你来了!”

    曹羽弘站在那家熟悉的咖啡店旁,似乎是好久好久没来了,但又想不起为什么,明明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根本是每天想离开这里都做不到,想忘记也不可能啊,不对,为什么会忘记这里呢。

    曹羽弘早就对这里的着魔了,这就像孙总理的革命理念一样深入自己内在和灵魂的全部。从根本上改变着他的生活和全部,并不是那熟悉的咖啡或是红茶的香味是唤醒自己一早的全部,而是,在这里,她在……

    曹羽弘努力忘记自己心中的疑虑,他尽可能的梳理好自己的一切,让自己最好的形象可以展示出来。其实这些身体上的梳理早在大家的帮助下做的几乎完美了。可曹羽弘总是觉得不够,还不够体现自己的帅气,所以在一路上他又自己打理起来,但是每次都因为自己毛手毛脚的习性,还带着内心的激动和紧张,往往是吧自己好的形象弄的更糟糕。

    但是女人丝毫不介意,应该说,她就是喜欢现在曹羽弘这个笨笨的样子,不仅如此,她还爱着他的一切,这都要感谢命运。在个充斥着谎言的时代中,就只有自己心爱的人可以会把自己真实的全部都毫无防备展现出来,同样,自己也为他奉献着生命的全部。在爱情的指引下……

    曹羽弘看着女人微笑着慢慢靠近自己,听着她天籁般的笑声,仿佛每时每刻,自己都身处天堂,他自己也从中感受到了她的爱意,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

    可是当他也渐渐向女人靠近时,迎接他的只是满手的血腥,四周慢慢变成一片火海,咖啡的香气变作了四周房屋焦糊的味道。女人的声音也渐渐被烈火缠绕住了,可是她依旧只是笑着,她伸出手,是的,这是一直等待着的承诺,也是说好的最美好的时刻。

    曹羽弘慌乱了,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狂奔着,想要把女人带出熊熊烈火的,想要,把怀中的戒指套到女人的手指上。可这段路无论曹羽弘走了多远,跑得多快,但就是不能靠近女人更近一点,稍微一点也做不到。无论曹羽弘洒落了多少泪水,烈火也不会因此停灭,此刻,向上天的祈祷根本无法传达到神的耳朵中。烈火在女人的身上燃烧得噼啪作响,就像是在传达着它最无情的嘲笑,而曹羽弘就只能在不停的的追逐中看着女人的笑容融为了烈火的祭品…...

    烈火似乎满意它的“猎物”,在它吃饱喝足后就渐渐退去,只留下一片四周的焦糊,连地上被烤干的血液也传来那难闻到极点的焦糊味。唯一留下没有刺鼻为的东西,就只有紧握在手心中,已经无法传达那心意的银色戒指……

    这不是让眼泪胀痛眼眶就可以综合掉的味道,无论鼻腔被哭喊堵赛得多重也依旧还是如此刺鼻。这种难受的味道充斥到曹羽弘身体中每一个角落,大脑已经永远永远的无法忘记这难闻的硝烟和痛苦。

    是啊,因为根本不可能屈服这种让我发疯的痛苦和不甘,所以我宁愿失去更多东西,也要!……

    当曹羽弘,再次睁开双眸,那双眼是如妖月般的赤红。

    ????????????

    “哎呀哎呀,又做恶梦了,每次都是同一种,我也快要厌烦了啊。”

    曹羽弘摇了摇微微做疼的脑袋,环视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此刻已然是深夜十分了,机上没有一个乘客是清醒着的,这或许是人们都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好梦吧……

    腰间的剑柄着泛着微弱的红光,微微颤动着,那妖异的红光慢慢填满了机舱中的夜幕,妖艳却又充满亲和感,在星光的涌动中,冷酷的剑器也会对自己的王者表达自己的哀婉和温柔。

    “绯,我很好,不必担心我的。”

    曹羽弘轻轻的抚摸着剑的剑柄,在曹羽弘温存的目光中,绯的颤动也渐渐微弱了,但就算脸上挂满了和蔼的笑脸,心中就真的不会悲伤吗?

    人啊……

    长叹了一口气,在不断的消去的红光中,曹羽弘才发现原来还有人没睡,正撑着一对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别担心,若是带有敌意的注目,那么这人的眼珠早就滚到曹羽弘脚下了。非但没有任何敌意,倒不如说那纯洁不带有任何心机一秘密的天真眼神,更像是一面镜子,照映出现在的自己,让任何人都在瞬间反思着自己充满过失的一生。至于原本就被过去束缚住的人,更是在这扇最本真的心灵窗户中看到了更多。

    那个美国妇女中的女婴,正睁着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着曹羽弘,那眼中充满了好奇和欢乐,这是人类拥有最初的眼神,眼神中流露着人类最美好天性。婴儿伸出粉嫩的小手,对着曹羽弘的方向不停的乱抓着。曹羽弘那让很多人都避其锋芒的恶魔般的红眼,在这个孩子眼中也大概也只是普通的玩具吧?说起来,人与人是不同的概念,是什么时候才传递到思想中的呢?

    曹羽弘让自己的脸尽量看起来跟和蔼些,他慢慢伸出自己的食指,迎合上婴儿的乱抓。一瞬间,婴儿的小手就抢着抓住了曹羽弘的手指,似乎是得到了称心的玩具般,婴儿那水嫩嫩的小脸蛋渐渐被笑容填满了。

    曹羽弘呢?自然也是笑着,说实在的,剑王很感谢这个孩子,他的战斗中,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这样孩子的父亲和母亲。但无论如何,孩子永远是无辜的。不过,自己所坚持着活下去的道路,纵然被称为修罗,纵然自己几乎已经快要化身为恶鬼。可至少在这个孩子眼中,至少从这个孩子手心中传递出的温度和情感,证明自己勉强也不算是个坏人吧。

    差不多了……

    曹羽弘从指间传出一点点剑气,剑气通过指间的传递,进入了小女孩的身体中,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具有杀伤力的剑气,只是让这剑气轻轻刺激一下婴儿的神经,在这种温和的刺激中,小孩又很快陷入了梦乡,拽着曹羽弘食指的小手也自然而然的放下了。这道剑气会留在小女孩身体中,由于这并不是很强大的剑气,曹羽弘还花了点心思,将这道剑气设定为了可以吸收四周天地中的能量,自行填充的属性。在某些危险时刻,说不定能保住小女孩一命。

    “真是的,虽然叔叔也最喜欢小萝莉了,不过也不会对你这种完全没有发育小家伙有更多贪心哦…”

    “还有啊…”

    曹羽弘笑的很亲切,这是认识他的人看见这等亲和力十足的笑容都会拖着下巴大呼“卧槽这谁?!”的程度。他用刚刚被拽紧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婴儿额头。

    “你的妈妈没有说错,喜欢叔叔这种男人的女人啊,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

    2.

    “尊敬的你

    你好!

    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的尊称,因为我无法准确判断你的性别,当然你应该会也理解的。因为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杀了我,还是从什么阴暗角落中发现了我的尸体,但只要这封信在你手中,我就一定是死去了的。当然,你不必有太多疑虑,也不必告诉警察,因为这是我的报应。如果是你杀了我,那么你更应该明白我们的报应。

    多的话就不用说了,我就直接讲重点了,其实啊,我是一名杀人无数的恶魔。不不不,我没有开玩笑。因为我的第二事业不允许我说谎,毕竟我还是一名老师。对,我还是一名老师。呵呵呵,你是不是觉得很混乱,和不可思议啊。

    其实啊,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你知道,杀人这行当收入是很多的,没错,我也有很多钱,所以我想拜托你。到xx中学我的办公室电脑桌下,右边第二个柜子,柜子被我做成了双层的,你打碎第一层木板后,还有一层中空的。里面放着一个密码笔记本。密码是xxx。打开后翻到书最后一页,内面就放着一张银行卡,密码是xxxxxx,把里面的钱全部取出来捐给希望工程吧。我在此就谢谢你了!

    你可以取一些当做报酬的,当然我希望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至少稍微满足一下这个老师最后的愿望吧。

    哦对了,抱歉还要再麻烦你一趟,顺便到我的班里,把我最后的话都告诉我的学生们吧。

    首先是班长:雪妍同学

    ……

    “最后,老师永远爱你们!”

    如果可以,真想做一辈子的老师啊…...

    再次谢谢了!

    尊敬的你!

    邹永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