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bestwishes > 第九章 帝断
《bestwishes》    帝断佣兵团——于神眠历中期所成立的一个老牌佣兵团。不过虽然历史颇为悠久,在佣兵界中实属不易,但其实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这一直都只是个默默无闻,并且几次濒临散伙的佣兵团。

    一直到“铁手断江”古沃斯塔夫·李担任帝断的团长开始,帝断一举从一个中型佣兵团发展成了纳维亚佣兵排名第2的大型佣兵组织。

    古沃斯塔夫也是深受神眷之人,自幼就表现出了远超常人的潜力,在他30岁的时候,就已经迈入了高阶战士的行列。古沃斯塔夫尤擅徒手战斗,据说他的手掌可以削金断铁,甚至将河流斩断。因此在佣兵界获得了“铁手断江”的称号。

    对古沃斯塔夫的评价,毁誉参半,与他相熟之人或是他的部下都认为他为人慷慨仗义,且富有雄心,而在别人的眼中,古沃斯塔夫是一个刚愎自用,又极为护短的人,甚至有些学者批判他有着类似兽人的生存观——成王败寇。

    古沃斯塔夫认为——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迎接掌声,而强者也理所当然应该获得更多特权。这样的想法让他吸引到了不少向往强者的追随者,毕竟在佣兵这个体系中,崇尚热血、崇拜强者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但是反面,也是这样的想法,让古沃斯塔夫在行事上会有些出格的地方,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敌人和障碍。

    而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凯伊王所建立的佣兵团——折剑。据说当时,古沃斯塔夫甚至险些痛失自己的独子。

    ——《佣兵团全解析·佣兵工会密》

    狮心城的王宫内,拜恩斯坐在了曾经他的哥哥最常呆的书房内,一个穿着纯黑色的连帽披风的侍从单膝跪地,汇报着自己的任务。

    他的整个披风背部印有一个颇为夸张,正熊熊燃烧着的古老石刻之门。他低垂着头颅,宽大的兜帽正好遮住了脸庞,让人无法看清。

    “大人,诱饵已经全部放出去了,佣兵公会里我们也已经发布了任务,各地现在已经因为冒牌货泛滥失去耐心了,不会再去审核身份。而且,根据大人所言,官方的通告是通过奥古斯丁来识别王子的身份,但现在离奥古斯丁的成年日刚过两个月,以奥古斯丁的潜力想来应该还在沉睡期,所以即便是真的王子出现了,也只会被当成冒牌货。”

    “做的很好,但是不要大意,这段时间是最为关键的,继续去找凯伊的下落,如果有发现,把他带回来……”拜恩斯停顿了一下。“不要伤害他。”

    …………

    瓦拉监狱内……

    明白了眼前情况的凯伊对绿发骑士的埋怨之心也瞬间消散了,想来他们二人肯定是接了什么抓捕冒牌王子的任务,结果最后却和自己这个正牌货一起到了监狱,也真是造化弄人。

    “我是凯伊,你们叫什么名字?”

    “哦!凯伊!你竟然还把自己当王子!真是冥顽不灵,我和你说,你……”

    绿发骑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边的红发骑士打断了。“我叫肯特,他是我的孪生弟弟,叫赛因。”光看他们的长相,如此的回答就已经在预料之中了。不过说实话,就算是说话的语调也好,有别于赛因的懒散大条,肯特给人的感觉始终是可靠、值得信赖。

    “哥哥,你和他说这些干嘛?”看到肯特和凯伊介绍自己,绿发的赛因不满的说道。

    “我相信他一定是有原因的,一个心怀不轨之人,不可能在出手之时,还留意身边的平民,没错吧?朋友。”

    刚才凯伊在被动出手之时,注意到了周围的平民中甚至有孩子的存在,所以特意控制收敛,没想到这个细节也被沉默的红发骑士注意到了。

    “无论如何,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只能说,我并没有骗你们,我的名字的确叫凯伊。”凯伊说着,伸出了手以示友好。

    “认识你很高兴,凯伊。”肯特说着,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接着看向了赛因。

    赛因不满地嘟囔着,但是碍于哥哥的目光,也只得伸出了手,他拍了一下凯伊的手掌说道“以后记得识相点,你赛因大哥就当看你可怜把你罩了,你出去了可以加入我们剑盾佣兵团,以你的实力,当个跑腿的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看着赛因口是心非,刀子嘴豆腐心的说话方式,凯伊也不禁撇了撇嘴角,还真是有趣的孪生兄弟。

    正在这时,监狱的长廊内响起了一阵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只见一个脸型微圆,面色苍白却趾高气昂的青年带着几个护卫来到了囚禁室外。

    原本这个青年看起来还算得上顺眼,可一旦看到他乖戾张扬的神态和一看就是酒色过度了的面色,实在让人无法升起好感。

    “杰克,去和兰斯洛特的人打个招呼,我带走几个刁民好好的去审问下,算是帮他减轻负担了,让他送几个侍女给我就算了。”突然,浮夸的青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说道。“恩…我也就说说,那个讨厌的家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父亲叮嘱我暂时离那家伙远点,别去招惹他。哼…等父亲取代了那家伙,我再慢慢收拾他!”说着,他随手点了凯伊几人和旁边的囚室内的冒充者们。

    “就他们,都带走吧,一个个都自称自己是布莱德索的王子。呵呵…正好我真想尝试尝试,殴打莱恩王室的人,是什么感觉。”

    “住手!万德!难道你想劫狱吗?!”看到青年和他的随从们的举动越来越过分,不远处的一个卫兵忍不住走了上去。

    “哦?是这样吗?”万德·李说话的同时,他冷不防地一脚踢出,卫兵猝不及防之下,被踢得弯起了身体,抱着腹部跪倒在地干呕着。

    “那我就还是守守规矩吧,省得别人老说我们帝断佣兵团霸道。”他伸出手,拍了拍卫兵的脸颊,从他的腰间扯下囚室的钥匙,在他眼前晃了晃。“看好了哦!我们可是很规矩的开的门,事后就拜托你去和兰斯洛特打个招呼。我想这种小事也不需要我亲自去说了吧!”

    万德·李自说自话着,完全都没有等卫兵回应的意思,直接让人打开囚室。“咦?这里还有两个双胞胎?就带这个囚室的人走吧,剩下的留着,过两天再玩。”就这样,凯伊3人刚进囚室不久,就又莫名其妙地给带了出去。

    ……

    凯伊和同个囚室的“狱友们”被带到了城外近郊的一个佣兵据点内,在走进大门的时候,凯伊还特意留心了下,看到门上印刻的,是一个奇怪的像云又像波浪的标志。

    他们一行人被径直带到了一个大的校场,原本还有一些佣兵在那练习着,看到万德·李带人过来了,都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凯伊和他的“狱友们”。

    “少爷又找沙袋回来了,又是群活该的倒霉蛋,你看他们那傻兮兮的样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没听说最近很多人都在冒充布莱德索的王子吗?你看那一群金头发的,明显都是骗子嘛!打了活该!”

    “听说少爷最近都快晋级到中阶欧德了,他可才刚刚18岁,真是了不起。”

    “那还用说?你也不看看我们团长是谁!虎父无犬子嘛!”

    凯伊听着周围人零星的碎碎细语,心想好像自己又到了个麻烦的地方。瓦拉这个城市,自己真的是再也不想来了,刚出虎穴又入狼群,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正在凯伊出神的时候,万德·李停下了脚步,转身对他们说道。“喂!你们这些无能又卑劣的欺骗者们,你们现在是不是很庆幸本少爷带你们离开囚牢了?呵呵…如果你们真这么想,那我可要警告你们,你们高兴得太早了!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万德·李一边嘲笑着“布莱德索王子团”,一边举起手扫视周围。

    “帝断!帝断!唯帝无断!”周围的佣兵们最喜欢这样的场面,一起高呼着起哄,一时间造成的声响如巨浪拍向“布莱德索王子团”。

    “王子团”的众人在这样的场面下大多瑟瑟发抖起来,总觉得自己根本像是进了兽穴,有两个胆小的,甚至已经坐倒在地上。只有凯伊和肯特两人依旧不动声色,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至于赛因……他满不在乎地在一旁挖了挖耳朵,接着悠悠地打了个哈欠,好像在嫌弃声音太小了一样。

    万德·李满意地笑了笑,双手向下一压,佣兵们的呼声慢慢停了下来。他开口道“现在知道了吧?这里是帝断佣兵团,只有强者才能生存的地方。现在,我就给你们这样一个机会,要么在我的攻击下支撑下来,要么在我们佣兵团做半个月陪练;只要最后不倒地,就算成功了,成功的人可以不用再回监狱,立即离开,但如果失败了,就请乖乖做陪练吧。当然,是作人肉沙袋的那种……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他冲向了最近的一个金色中发“凯伊”,一个回旋踢,那人直接被踢的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半圈,重重地摔在地上,眼睛翻白一动不动地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