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艳冠群芳 > 一心化为千万剑
《艳冠群芳》    秦弘看着这些花,“生活了万年,只为了结一颗果实,值得吗?”

    “你又何必以人的思维来思考它,只要它不后悔,哪怕一万年,又算的了什么了?”

    “你又如何知道它不后悔。”

    “因为,它没有掉过泪?”

    “花也会掉泪吗?”

    “你没有见过,我见过,有一种花,一生只掉一次泪,那就是在它即将枯萎的时候。”

    “你知道吗?不管你平时多么坚强,一但有一天,你发现原来在你心中最为重要的,你拥有时没有意识到,失去了在也找不回,你的心其实已经被掏空了。”

    “有些人选择遗忘,有些人选择冷漠,如果是你,你选择如何了?秦弘?”

    “接受。”

    秦弘说完之后抬头仔细端详天极主宰的雕像,尽管天极主宰也是一头猿猴,不过体型其实与人无异,只是长着一个猿猴的脸,但是脸上毛发也并不如何旺盛,身穿一件黄金锁子甲,手上面拿的是一根紫色大棍。

    “那是定天棍的模型,是天极主宰大败苍海主宰后的战利品,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有三六九等,人你已经知道了,现在就说说这物,普通人用的,无论是所谓的神兵利器,还是锄头铁锹,大多都为凡器,凡器往上,便为灵器。”

    “顾名思义,灵器,便是有了自己的灵性,一些凡器,机缘巧合也是有机会成为灵器,但是,本身的材质决定,基本不可能。”

    “灵器在往上,便是魂器,此时它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尽管与一个小孩子差不多,但是,到了这个层次的,往往都要经过认主,才可以使用。”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洛叔给我的那个浦垫是什么品质的,想到浦垫,他顿时想了起来,当时因为情况太过紧急,浦垫没有带下来,留在了上面。

    万一洛叔发现浦垫,没有发现我,一定很担心,想到这,他赶紧向老猿猴说到:“族长爷爷,我忽然想起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办,可能不能继续陪你了。”

    “不要紧,你去办吧。”

    “那我走了,族长爷爷,再见。”

    “再见。”

    老猿猴看着他,挥了挥手,他转身的背影,没有一丝落寞,没有一丝孤寂,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天极主宰也是这么挥挥手,笑着说了一句:“我去去就回”,这一等,沧海几度桑田,红颜多少枯骨。

    历史的车轮缓缓驶过,以后的以后,谁会记起从前的从前。

    就在秦弘向北行走,到达极天城时,宇天魔尊已经抱着天御来到了一个山峰的上空。

    “师兄,不管你是魔也好,是人也罢,你永远都是我的师兄,你不要离开我。”

    宇天魔尊看着怀中的天御,这一瞬间,他想吻下去,这一刻,天上的艳阳都黯淡。

    可是他没有,因为他还有一场未了的恩怨,他看着天御,他想让她等着他,但是话到嘴边,无法说不出口。

    因为,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

    此时,远处飞来了一道人形光影。

    “师父。”宇天魔尊看着来人,轻声说到。

    “不要叫我师父,我宇文文轩的徒儿不会是魔。”

    “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您,您就当做宇文周已经死了,现在站在您面前的,只是一个魔,一头魔尊。”

    曾经的师徒二人谈话期间,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影飞来,他们大多是修为高深之辈,可以感觉到一股微弱但是气势凌人的魔气。

    因此,他们意识到,魔气的来源肯定是一个刚刚复活处于虚弱期,或者是一个身受重伤的魔头。

    如果是后者,他们断然不会如此迫不及待,可如果是前者,往往意味着,一场了不得的机缘。

    要知道,死后可以复活,要么就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要么就是修炼了十分神秘的功法。这两个东西,多少人梦寐以求。

    “宇文文轩,你是剑门的掌门,你应该知道,你们剑门有多少死于魔族的人。”说话者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阴柔男子。

    “这是我剑门的私事,与你何干,罗树,你还是管好你自家的私事吧。”

    “你什么意思?”罗树问道。脸上没有一丝怒容,只是衣袖里的手,青筋暴起。

    宇文文轩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四处围观的人,“不管他宇文周是魔还是人,我剑门的人,我剑门来管。”

    “各位不服,尽管来战。”

    四出转来了一阵阵的议论声,但是没有一人向前。

    有几个跟着家族长辈的青年,听到这句话,顿时就站不住了,准备冲出去,“你们几个不要命了,就出去,他是谁,你们知道吗?”

    青年们表情不一,但终究还是打消了出去的念头。

    “我。”一道沉厚的声音在人群后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是一个穿着麻衣的中年男子,脸上胡子拉渣,但是双眼却有一种莫名的气势,给人一种压力。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宇文文轩,背后的天空显现出一柄黑色的大刀,冷漠,无情,给人一种压抑感。

    “我对这魔,并无兴趣,只想与你,一较高下,刀剑相见,必有一争。”中年男子走到了宇文文轩面前,对着他说到。

    宇文文轩微微点头。

    只见他全身开始破碎,瓦解成为了点点星光。

    星光璀璨,每一道星光,都化成了一柄剑,向着中年男子飞去。

    整个天地都被这星光充盈,尽管画面如此唯美,可是围观的众人却感到一阵阵心惊。

    一个老者对着旁边的同伴说到:“这似乎就是,我心为剑,一心化万剑的境界。”

    “一直知道剑门掌门剑道高深,没想到,他离传说的那个境界只差了一步,那个中年男子这下估计肠子的悔青了。”

    “你们看看再说吧。”插话的是一个小男孩。

    “你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没礼貌。”

    男孩没有搭理他,看着比试中的二人。老者想想自己这么大年纪,与一个小娃娃争论,只怕让人笑话,也就没有深究。

    场外的交谈声,丝毫没有影响中年男子。

    他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没有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