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叫苦不迭的近义词 > 68 开端 上
《叫苦不迭的近义词》    不论昨天发生什么,第二天早上的太阳还是会照样升起。

    早上起来在屋子里翻了一会儿书,感觉外面晨光照进来后,意识到天已经亮起来的云空观将屋子的窗帘拉开。

    从他所在阳台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正在院子里锻炼的冬川瞳,小丫头的术式有一半基本上是依赖于剑术的,如一个武人一般早起练武并不令人奇怪。不过云空观注意到在小丫头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也就是楚晗也起的很早,她站在旁边观摩冬川瞳在练剑,一边看着,一边还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看到这个场景,云空观不由得轻声嗤笑……说起来,楚晗第一次向自己表明身份的时候,开口第一句是说要学魔法。虽然并没有鄙夷对方的意思,但小丫头的剑术是自己都学不来的高端技术,那种运用魔力去控制身体来强化战斗力的方式没有人专门指导是几乎不可能学会的。

    视野中,院子里的冬川瞳轻轻跃起,只是这么轻轻一跳便已有一米多高,远远超出了普通人正常的弹跳高度。然后她在空中连续做出了十个左右的动作,根据云空观之前的了解,那应该是她平常练的那套动作中的。

    原本在空战中最常见的就是在失重状态下战斗,就算自己像是一个被掉在空中蚂蚱,也不能失去重心,做到迅速而冷静的攻防。

    这种技术在地面上则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充其量就是在不得不挑起成为靶子的时候可以招架反击两下,但对于初学者来说,却是华而不实的技巧。

    小丫头自顾自的练着剑,亦没有同楚晗说一句话。

    自己和小丫头都是性格比较内向的人,这女孩在这里虽然衣食无忧,但也不会过的很自在吧!

    “……”云空观即使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也只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而已,至于楚晗的感受,他并不是很感兴趣。

    一方面是避免跟她接触过多导致小丫头闹情绪,另一方面……本来自己就不是什么温柔的人。

    当然,不管怎么样,早饭还是要做的。

    就在云空观围上围裙准备开伙的时候,楚晗突然噔噔噔的跑过来了:“白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云空观老实不客气的回答。

    女孩微微缩了缩脑袋,“那、那我可以帮你打下手吗?”

    “不必了,我一个人搞定。”

    “两个人的话,效率不是会高一点吗?而且,”楚晗迟疑了一下继续道,“如果说在这里白吃白住的话,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云空观微微出了口气,“这样吧!你帮我把昨天晚上的菜热一下。”

    “好!我现在就去!”

    女孩笑容满面的使劲点头,颠步跑向冰箱的位置,看她兴冲冲的样子,云空观暗自感慨:终于遇到一个正常点的女孩子了。

    不会整天横眉冷对,抱着书和满口的大道理对你指指点点,也不会动不动跟你撒泼,一生气说不定就要拔刀砍你。这样你让她干什么,她就乖乖的忙这忙那,然后再笑嘻嘻的跑回来跟你邀功才是女孩子啊……呯!

    ……嗯?

    云空观扭过头,发现楚晗正畏畏缩缩的看着自己。她面前摆着一滩油水混合且拌着白色陶瓷碎片的物体,很明显,那是本来她应该拿去热的菜……

    “如果你不想吃昨天的剩菜可以直接跟我说……”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

    这也算是女孩子的特征之一吧。云空观叹了口气,“算了,你过来帮我把鸡蛋拌一下,碎片我来收拾。”

    “哦……”楚晗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从云空观的身边挤过去。

    云空观去找了笤帚,把已经变成垃圾的菜清扫了一下,又拿来拖把把残余的污渍清理干净,这期间花了大概五分钟。按理说五分钟鸡蛋早就拌好了,手比较快的话三十秒就能搞定,再慢也不过一分钟就能完成。

    但当云空观把拖把送回去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楚晗还在那使劲的拌……她在干什么?

    “你这是要做舒芙蕾吗?”云空观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碗,本来只是让她把蛋清与蛋黄拌在一起来做炒饭,现在已经完全拌过头了,充分氧化后的蛋白质变成白色的泡沫……

    “啊?”楚晗有点弄不清楚情况,“你,你不是叫我拌的吗?”

    “……”

    云空观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这家伙是个料理白痴。楚晗也是意识到自己又闯祸了,她畏畏缩缩的低着头,时不时抬头瞟一眼云空观,似乎在等待他的雷霆之怒。

    “好吧,剩下的我来处理,你去歇一会儿吧!这边暂时没有需要你帮忙的了。”

    “啊?……哦。”

    接过楚晗手上的东西,云空观默不作声的开始收拾烂摊子。女孩一步三回头的偷看他的反应,然而他只是默默的重新拿出一个碗开始拌鸡蛋。

    ……

    “今天早上炒饭的蛋有点多啊!”吃饭时,接到自己那一份的冬川瞳稀奇道。

    她那调侃的语气有抱怨平时云空观太过精打细算的意思,不过云空观本人则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楚晗,后者立刻把脑袋低下去,差点把鼻子塞进自己的盘子里。

    “怎么了?”

    “没什么。”

    云空观心不在焉的态度立刻惹来了小丫头的疑心:“……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云空观再次说到。

    “……什么叫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能告诉我吗?”冬川瞳的语气不知不觉就带上了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这样了,云空观默默的盯着小丫头,但并不回话。

    “对不起!”就在两个人开始僵持的时候,看在一边的楚晗突然站起来,“对不起,是我打翻了菜,又把鸡蛋拌坏了,白先生才把早晨做成这个样子的!都是我的错!”

    与脸上挂满抱歉的楚晗对视了一眼后,小丫头向云空观抛去征询的目光:“是这样。”

    “嗯。”

    “早说就是了。”

    “有必要说吗?”云空观往嘴里送了一口炒饭,“谁都有点不想被人知道的小短处吧。”

    “哼!”小丫头对云空观娇嗔一声,端着自己的早饭噔噔噔上楼去了。

    楚晗目送冬川瞳离去,回头又看了看自顾自吃东西的云空观:“唉,果然男孩子都是这么迟钝的吗?”

    “嗯?”云空观抬头回以不解的目光,“你指什么?”

    “白先生和冬川小姐是恋人吧!”

    “不是。”

    “所以说,身为恋人要更在乎一点对方,就算是再亲密的关系,在……呃,不是?”云空观这两个字硬是把楚晗准备好长篇大论给噎了下去,“居然不是吗?但,但是,那个,那个……”

    楚晗惊讶的手指在不断的左右来回指,“难道倒是……呃,抱歉,我可能多嘴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云空观只是静静的把勺子往嘴里送,“我只是她的代理监护人罢了。”

    “监护人……难道是师生恋?”

    “你在脑洞大开的想什么?”云空观白了楚晗一眼,“我只是代她哥哥照看她而已。”

    “……对,对不起。”楚晗畏畏缩缩的坐下去,一声不吭的开始扒饭。

    其实不用楚晗提醒,云空观也注意到在她到来之后,小丫头的情绪变得激化了,究其原因,大概是一种“护食”的本能。但即便知道原因,自己还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对于现状做出任何改善,毕竟自己和她的关系是不可能更近一步的。

    云空观吃完早餐之后就回自己的屋子去了,术式的调整和练习需要大量的时间,他暂时还没有精力去猜小丫头的心思。

    或许只是巧合,在云空观刚刚回屋子后,就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将餐盘往水槽里一丢,转身就要出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楚晗从后面追了上来:“冬川小姐,能带我一起出去吗?”

    小丫头有点不耐烦的扭过头:“他不是说你出去很危险吗?”

    “但是我想出去看看……出去看看总会是有机会的。”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哦,说不定走半路上就把你丢掉了。”冬川瞳的话语声淡淡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在开玩笑。

    楚晗怔了怔,还是的肯定的点点头,“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跟你一起出去。”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轻轻晃着自己的脑袋,两条马尾辫随着一起摆动,“我要去工会转一转,收集点情报什么的,来不来随你喜欢好了。”说完,冬川瞳拿起自己的刀,推开门就走。

    “冬川小姐你等我一下!”楚晗慌慌张张的穿鞋子,戴帽子,整理自己的装扮,一路小跑追了过去。

    “太慢不等你哦!”

    “等我一下啦!”

    两个女孩结伴出去了。只要她们出去,便有被追杀者发现的可能,云空观本想极力避免小丫头被卷入这个麻烦的事件里面,可惜百密一疏,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关系不咋样的人会一起出去。

    当他下楼发现两个女孩都不在家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