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经纬仪读数 > 第41章 女儿
《经纬仪读数》    “驴!”烈马用下颚撕扯着缰绳,挣扎着。立起后腿站起来,扬起前蹄,黑锐利的蹄尖迅猛地向前踢蹬着。陈直的麻绳仿佛随时要在骏马的挣扎下断掉。

    高大的马车绕开拥挤的百姓,停在了城门口。

    “小姐!河西古城到了!”黑衣燕尾服侍者躬身把配着雪白色手套的掌心压在胸前,深深鞠了一躬。

    拉开了马车的闸门。

    车内递出三只轻柔的手指,放在侍者的手心里。

    &(猪)(猪)(岛)小说.zhuzhudao.nbsp;尖细的指甲在宽大温暖的手心里竟异冰凉凉的,淡粉色的虹晕带着兴许丝滑。

    少女一只手抻着黑色百褶裙随风扬起的一角,提拉到腰间,不让车轮上暗色尘土沾到裙子。扶着侍者的手,较小的脚丫踏在车门外的黑色台阶钢架上。

    “这就是紫荆那个新笨蛋徒弟驻守的地方呀!”少女扭转着小脑袋,欣喜的张望着来往的人流。

    身子跨出马车棚,直起柔软的腰身,站起来。

    “老爷出门前提醒过夜清雨小姐还是不要这么称呼教皇先生比较好!”侍者文弱的声音从车门一旁传过来。

    少女的耳朵好似要起茧子了。

    “哼!”强扭着闷声一横。

    “那个老秃驴要是不带那个叫什么戴藏的笨.蛋在花园里偷窥我换衣服,再摆的严肃庄重一点,这句话或许还多多少少有些说服力!”

    侍者文雅低沉的声音断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惊讶的提高了嗓音:“偷窥您?这么说小姐你这是要”

    夜清雨掐着石榴裙褶皱的裙摆,轻松的提起步子一蹦一跳的走下台阶:“放心!放心!本小姐开放得很!最喜欢玩弄这种清纯的小男孩了!不会怎么样给那个枫戴藏的!”

    侍者淡淡粗粗的眉毛像是两只撕斗的毛毛虫,挤在一起:“夜清雨小姐这是战场!你可别乱跑,要是在荒郊野岭遇到那群野兵的话,就算是我们这边的军人也同样是有危险的!”

    少女美滋滋的闭上眼睛,扬起脑袋眺望着阳光,紧合的眉目冲着天空摇了摇。提这石榴裙蓬松的群肚子,轻轻一跳,从台阶的黑色钢架上跃下。眯成细线的眼睛偷偷把眼珠拐到眼角,情迷着瞄了一眼掐紧眉毛看着自己的仆人,又得意的闭上眼睛仿佛胜利了一般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你觉得我会听么?”

    望着少女高傲的背影,侍者低婉的跟在后面:“算了小姐的身手我了解,教皇先生的那两个徒弟恐怕加在一起也打不过您!不过这里是战场,还是希望小姐谨慎些,不要贪玩!”

    “哈哈哈!!!我会尽情的到处玩耍的!如果遇到色.狼什么的,比如那个枫戴藏!我要用我十二厘米长的高跟鞋鞋跟踩在他的两颗蛋蛋中间,来来回回碾一碾!”少女的声音像脱线的风筝,带着柔美在天空中随意飘散。

    回过侧半身笑了,望着身后可怜的侍者:“那么还是照旧!你等一下躲在城里等着,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就和教皇说就说是我耍了你,私下偷偷跑掉了!我们就在这分手吧!我要自己去玩!”

    侍者温文尔雅的嗓音再度回到了低沉优美的语令:“是!我知道了!不过!您的爷爷是元老院的院长,小姐还是要三思他的每一句话!我想他让小姐来亲自视察教皇新弟子的为人,也是千思百虑才下的结论!”

    “哈哈哈哈!!!!”清澈的笑声再度回响在蓝天下。

    “你想太多了!那个老秃驴纯粹只是夜观星象得出的结论,根本没用他那颗撒哈拉沙漠般寸草不生的头想什么!”【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繁茂的枝叶一片压着一片,沉沉的掩盖了森林的晦暗。

    “沙沙!”枝头阴绿色的林叶摇摆着。

    两对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翱翔在树梢间,消失在前方风中舞摆的林木中。

    朔月从天空中洒下银白色的光芒侵染着大地,雪白色的虚幻覆盖了一切。

    夜深了,树叶墨绿色的倒影在平缓的白色大地上妖娆的舞动。

    不晓得何时,枫戴藏身边那个做事完美无缺的灵月影不见了踪影,倒是多了个素未蒙面的少女。

    “嘿!前面那个笨蛋!你跑的这么快干什么?”

    少女拼命加快跳跃的步伐,黑色的褶皱裙下膝盖弯曲以后马上绷直,轻盈的身体弹起,飞翔在枝头茂密的林叶间。前面涌过来的树干绵绵不绝,似海上的滚滚波涛,扑向少女。

    “为了甩掉你呀!”枫戴藏温柔的笑了。身体轻松的在飞翔在高耸入云的雨林间,稳艺的步伐踏在树峰上,纵身飞到空中,消失在前方的树丛里,只留下灰白色的脚印。

    雨林中每棵古木居高百尺有余,二人屹立在!”

    “走!等会先点了那商团的马厩和草棚!等他们看到熊熊烈火的时候!我要把他们悲伤的眼神拍成黑白艺术照片,挂在壁炉上每天欣赏!”

    一口浓浓的唾沫噎在枫戴藏的喉咙上,使劲咳嗽起来:“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放荡的笑爽朗地回荡在林间,眼前这个古怪的枫戴藏突然笑了。

    宽厚的嗓音和少女清细娇柔的声音显得格格不入。

    背影颤动着,似乎在嘲笑着身后矮小娇瘦的自己。

    “你笑什么?”娇细的声音带着些怨误。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回过头,望向自己,这是也许是眼前这个人这一路头一次认真的打量着自己,想认真看看自己的模样,又好像在观察这什么。

    枫戴藏眼睛温柔的合成一条缝隙,面孔带着兴许温柔浅浅的笑纹,轻松而优雅的望着自己的眼睛。

    “恩”少女犹豫了。

    思考了一会

    沉没过后。

    “清雨!清雨花!”少女果断的说。

    枫戴**自奔跑,望着前方源源不绝的雨林古木无奈的笑着:“我说我的大小姐有点诚意好不好!告诉我真名!不是亲爱的爸比叫你的爱称!”

    少女的声音软了下来,弱得渐渐不见了。眼眶瞪得圆圆的,扯得硕大,大大的眼珠提溜了转了一圈。

    挺空停在了眼角,不敢去看眼前的枫戴藏,提着嗓子眼透着一股酸酸的味道,小声呜咽着:“就是三个字!清雨花!”

    “哪有人给女儿取这名字的?你的姓呢?”

    女孩把粉色的小小舌尖咬在嘴唇间,吐出来。做了个鬼脸,凶了一下前面的枫戴藏:“要你管!”

    这个高大的背影并没有回头,混乱而不知所措,伴着兴许无奈和宽厚的笑了:“我的天呐!这个爹!这绝对是亲爹!绝对是亲爹图记省事取得名字!”

    枫戴藏停下神思:“我记得市长先生好像是姓陈吧!就叫你陈清雨好了!”

    少女唇齿间的舌头缩得只剩下一点粉色,死死咬着,呲着牙扮的凶神恶煞:“才不要!我叫清雨花,清雨是代表女神雅典娜最伟大最美丽的花!”

    “有这种花?”

    “当然有!教皇花园的门口一大堆!”

    枫戴藏低声沉稳的笑了:“我说陈清雨小姐”

    尖细的声音凶巴巴的:“说了我不姓陈!我姓我姓”

    女孩哽住了,突然停了下来,收回了吐到嘴边的字眼。

    弱弱得蚊子叫:“总之就是叫清雨花!”

    前方飞跃在树枝间的枫戴藏似乎并没有多想什么:“好吧!好吧!告诉你我们此行的目的!”

    “等一下我们要找的那个商团还有些价值的!没有必要现在跟他们追究那件事,毕竟”少年从枝头跃起,跳得更高了,前方的树丛像是过眼云烟般消失在身后。

    突然,枫戴藏停住了。

    “诶呦我的天呀!我跟你费那么多口舌干什么?清雨花小姐你还是回去吧!你跟着我又没有什么用!而且虽说你也是灵使,但是灵力的级别太低了,现在你跟着我的步伐都很费劲,回头出了什么事跟人家一翻脸什么的,那群野兵四面八方扑上来!你肯定是第一个被抓住的,我还要保护你!”

    清雨花加快了跳跃的幅度,拉近了和枫戴藏的距离:“我老爹说了!京城的官都是混蛋!叫我跟着你的时候用美色诱惑你,把你迷得魂飞魄散,日后撒个娇什么的,就可以让你不扯他的市长职务!”

    听完少女简短有力的说辞。

    枫戴藏安静了,独自一人飞翔在前面,清冷的晚风拂过肩膀。虽是二人却无比孤独的飞翔在枝头,静静地躲开迎头飞来的树丛与荆棘:“”

    沉默了许久

    突然枫戴藏笑了。

    “这果然常言说的好:颜值越高!智商越低呀!”

    少女凑到枫戴藏的肩膀边,纤细柔软的手臂绕过枫戴藏的脖子,冰凉的小手顺着枫戴藏热乎乎的锁骨塞进衣领里,精细的手指在夜晚的寒风中变得冰冰剔透。刺溜,枫戴藏的肋骨打了个寒战,少女冰凉的手指在枫戴藏的胸口立起指尖,用指甲轻轻撕挂着少年的肌肤。

    冰冰的触感带着指甲磨砂般的刮挠,心脏在浑厚的热血里使劲砰动:“怎么?奴家不够漂亮?不是你喜欢的型?”

    “不!不!不!”枫戴藏怂了怂脖子,想要睁开衣服里少女的手。

    少年嬉声笑道:“确确的说是太漂亮了!”

    突然枫戴藏的身后安静了,小手也缩了回去:“”

    一段时间的寂静后,少女好像想通了什么。

    “你竟然说我傻!”

    枫戴藏无奈的回过脸:“这不是很清楚?你都告诉我了会用美色骗我,我怎么可能还会中你的圈套?”

    尖细的声音撕扯着:“错了!错了!大笨蛋!大错特错!大错特错!大错特错!”

    声音更加高傲:“大错特错!!!!”

    “告诉你这件事就是为了让你别窥视本小姐的姿色,对我动手动脚的!小心吃亏呀!傻瓜!”

    少年独自陈笑:“呵呵!!!”

    这个自称清雨花的少女紧紧跟在后边:“要知道女人投怀送抱拼命往虎口里跳一定是有原因的!”

    “虎口?原来我这是虎口?”

    “嘿!”

    “我又不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女下属!”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河西古城市长办公室

    仆人:“市长大人你怎么了?怎么又愁眉苦脸的了?”

    市长:“今天是怎么了?京城的大官组团往我这小办公室里钻!”

    仆人:“您又得罪谁了?”

    市长:“我没得罪谁!刚才有个小丫头突然冲进来说让我假扮他爹!如果我不做就用她的高跟鞋踩我的蛋蛋!”

    仆人:“你不理她就好了!再大的官也不能这个样子!太过分了!”

    市长:“可是你知道她是谁么?”

    市长:“她是”

    市长:“她是”

    “呜呜呜呜!!!!!”市长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沉沉的哭啼再也说不出话来。